五四时期反帝爱国斗争的组织动员 ??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1-24 15:01查看: 19
【摘要】五四运动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作了】【思想】【上和】干部【上的】【准备】。在早期【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领导下,广【大人】民群众中产【生了...

【摘 要】五四运动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作了】【思想】【上和】干部【上的】【准备】。在早期【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领导下,广【大人】民群众中产【生了】救国十人团组织,它【迅速】【地与】学生【的反】帝爱国斗争相【结合】,并【成为】学【生的】【行动】单位,【随后】【发展】为群众【的自】发组织。【虽然】【受到】无政府主义【的影】响,【带有】【不可】避【免的】空想性和非现实性;但【它对】青年知识分【子和】工人阶级却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并对五四运动及其【后的】群众运动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五四运动;反帝爱国;组织动员;救国十人团

【中【图分】类号】K26【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2096-6644(2019)05-0084-09

救国十人【团是】五四运动【爆发】后,在中国工人、店员和市民【中间】产【生的】【一种】【进行】反帝爱国斗【争的】组织【形式】。它以十【为单】位【发展】【人数】,【一传】十、十传百,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充分】体現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学生【中也】【采用】【了这】一组织【形式】,【作为】动员民众的【行动】单位。它【不仅】在五四运动【的反】帝爱国斗争中产【生了】【广泛】【而有】效的【作用】,【并且】在五四运动【结束】后仍【成为】广【大人】民群众【进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和皖系军阀斗【争的】组织【形式】,【甚至】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毛泽东等【人在】湖南、广东等【地开】展工人运动时,也都曾【采用】过十人团【这一】组织【形式】。长期【以来】我国学者在【研究】五四运【动的】【各类】论著中,对【诞生】于五四运动【中的】救国十人【团的】【研究】尚显【不足】①。

本文【以救】国十人团活动为考察【中心】,阐述其成立【过程】、分【布地】域、组织【形式】【以及】【参加】【人员】、活动【情况】等,进而【对它】【的积】极成果、【失败】缘由和历史【地位】作出评价。这【不仅】有助于【研究】五四【时期】反帝爱国斗【争的】组织动员,【而且】【对于】【研究】中国早期【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的】历史贡献也【具有】【重要】【价值】。

一、学【生的】【行动】组织:救国十人团【的发】起

五四运动【爆发】后,至迟在1919年5月7日或8日,北京【就已】【出现】成立救国十人【团的】号召。【因为】5月9日,北京《益世报》以《救国十人团 民【主的】国 须民来救 民【若不】救 更待【谁来】》为标题【介绍】【了一】份传单,【并加】写【了前】言:“……要救【这个】国,非【我们】国民自家【起来】【作主】张【不可】。前【些天】【就有】国民自决会【出现】。前日又接【到一】种传单,是声叙救国十人【团的】【办法】,颇【简单】易行,特为转录于下。”②次日,天津《益世报》以《救国十人团【发现】》为题,刊载【了这】份传【单的】后【半部】,即救国十人团章程,并【加了】【如下】【说明】:“本报昨【接一】函,署【名为】救国十人团,其【方法】颇为【简单】易行,果能仿办【未必】无小补也。兹特转录于下,爱国诸君其亦闻风与起乎。”①11日,上海《民国日报》也转载【了这】份传单,除标题【开头】是“【大家】【注意】救国十人团”②【之外】,其【说明】与北京《益世报》的报道【完全】【一样】。6月5日,重庆《国民公报》以《救国十人【团在】重庆成立》为题刊印【了一】份于5月29日【发现】的救国十人团印刷品。【尽管】错排和漏排的字【很多】,但仍可【确定】为【这是】【同一】份传单。

【根据】【以上】【经过】大致【可以】【看清】,【这一】传单首先【是在】北京【出现】,【然后】【逐渐】【在全】国传【播的】。北京是救国十人团运动【的发】祥地,【那么】【究竟】谁【是这】项运动【的发】起者呢?据张国焘回忆,“‘救国十人团【的组】织是北【大事】务主任李辛百先生在五四时所首先提倡的。【他与】蔡元培、李石曾、李大钊等友善,有革命实行家之称。他独【自出】资刊印十人团章程,出版《【新生】活周刊》,号召人民按十【为单】位组织【起来】,由十而百【而千】而万,迫使政府【不得】不尊重人民爱国【要求】,并致力平民【生活】状况【的改】善。【这方】案为学生会所接受实行。”③“五四运动【也和】历【次的】反日运动【一样】,【以抵】制日货为【一个】【重要】的节目”“【这次】在北京【发动】【的抵】制日货运动,学生【联合】会与北京商会协议一致【行动】。【我们】的演讲团【对于】【这件】【工作】【非常】积极;到处【发动】‘救国十人团【的组】织。【这个】新【兴的】组织【对于】抵制日货【发生】【了可】【观的】【作用】。”④【因为】【当时】张国焘【既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学生救国【会和】国民杂志社的【主要】【成员】,【也在】五四运动时【负责】北京学生【联合】会讲演部,【所以】,【他的】证言是【值得】【重视】的。【另一】份回忆【也可】证明救国十人【团是】由北京大学【有关】人士发【起的】【这一】【事实】。据【当时】为山东省议会副议长、五四运动初期曾积极【支持】济南学生运【动的】张公制回忆:“十人团【的组】织【方法】出自北京大学,缘当五四运动【开始】时,张公制、王鸿一适在北京,【二人】相约同去访问北大校长蔡元培。蔡出草拟油印【的十】人团章程一纸相示,对【两人】说:‘【可以】【试试】看。遂由【两人】【带回】济南,交给学生。学生再将章则【加以】【补充】改进,十人团【的组】织遂在济南风行【起来】。”⑤【因为】据【有关】文献记载,5月9日,蔡元培“晨五时【三十】分,偕段君子均(北大总务处职员)行。到天津,寓新旅社楼房四【十一】号。发快信于仲玉”⑥。【因此】,蔡元培是5月9日才【离开】北京,【二人】【对其】访问必【定在】5月8日或【之前】。

【无论】首倡【者是】谁,印刷传单、街头【散发】、向【各地】寄送等项【工作】,【不是】一【人能】独自承担的,【并且】赞同【这一】宗旨、出钱协助【的人】【有很】多。【这项】【计划】【并不】【是他】【们在】5月4日【冲突】【爆发】【后才】【突然】【想到】要【这样】做,【其实】【是在】为5月7日预定召【开的】北京市民大会作【准备】。但【由于】【当时】事态的【急剧】【发展】,迫使学生们【提前】举【行了】5月4日的集【会和】游行,救国十人【团的】活动【也在】【秘密】【条件】下【隐蔽】【发展】,【并且】【这一】活【动的】号召与5月4日斗【争的】【冲击】【互相】【配合】所引【发的】社会反响,【远远】地超【出了】他【们的】预期【设想】。【因为】【在一】【两个】月【之内】,【几乎】全国大中【城市】都【出现】【了十】人团组织,【或者】【发生】了【模仿】【这种】组织的团体。十人团【的传】单,【按照】【其中】所附【要求】【在全】国【各地】被翻印,在报纸【上被】登载,【逐渐】【扩大】其【影响】【范围】,【可见】其威【力不】【是一】般。

自五四运动【开始】,学生们曾号召组织了【各种】各样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排斥】日货【的组】织,国民自决会【就是】【其中】【之一】。但【它们】【大都】【只是】空喊口号,无【实际】【的组】织【办法】;【或者】【始终】【只是】局部【性的】组织,【影响】【范围】【有限】。而救国十人【团的】号召不【只是】【一般】地提到救【国的】【任务】,还具体提出【实现】【这一】【任务】【的组】织和【方法】。它用民众较为【熟悉】【的组】织【形式】,把【自己】变【成了】自下【而上】【层层】垒积【起来】的民主组织,先用【共同】【的大】义把【大家】团结【起来】,【一面】【互相】鼓劲,【一面】用【前进】的连带【责任】代替【了过】去为统治者【保证】剥削和治【安的】连坐制。除此以外,它在【明确】当【前的】具体【行动】【目标】(消【极的】【责任】)的【同时】,也提【出了】【通过】储蓄【达到】国民经济自立【这样】【的长】期展望(积【极的】【责任】)。例如,天津《益世报》1919年5月10日刊【发的】救国十人团章程规定:

(乙)消【极的】【责任】:

1.提倡国货,宁【死不】买仇【人的】货物,【自己】的住屋【不许】仇人贴广告。

2.有款【存在】仇【人的】银行,应【立刻】提出,【并不】得【使用】仇【人的】银行纸币。

3.各人均【代表】其家庭【负责】(以同居为限)。

4.由十人【互相】监督,以【人格】或【生命】为担保(【一人】背约,九【人得】【自由】处【分之】)。

5.消【极的】【责任】,至我国国权、【土地】【完全】【恢复】时【为止】。

(丙)积【极的】【责任】:

1.提倡储蓄,【以为】【培养】国【力的】【基础】。

2.团友每【人每】月须储蓄国币二角【以上】(愈多愈好),积【至一】元,即送银行存储(【不得】存入仇人银行)。

3.国内外千【代表】达【百人】以【上时】,即【开一】救国团【代表】大会,商办左列各事:

(子)组织国民储蓄银行。

(丑)组织国民实业总公司,某省某地【某种】原料出产【最富】,即于某省某地设【制造】相宜【某种】物品之【工厂】,各【工厂】均受成于国民实业总公司。

(寅)【所有】储蓄金,均改为国民实业总公司股金。①

【但是】,救国十人团【的组】织【办法】也【贯穿】【有无】政府主义【思想】,【这在】【当时】【还是】【作为】进【步的】、未【来的】纲领而被接受——【根据】【彻底】【的自】发性,【重视】【自己】管【理的】“小组织大【联合】”原则。正【因为】【如此】,它才【能够】【突破】过【去的】家长制组织形态,【成功】地起到使民众的【力量】【凝聚】【起来】并喷【发出】【巨大】的社会反响。【随后】, 从【作为】学生【行动】单【位的】“北京型”到以市民为主导的“上海型”,救国十人团运动以多【种形】态【在全】国【各地】【发展】。

二、群众【的自】发组织:救国十人【团在】全【国的】铺展与终结

从救国十人团【的组】织【办法】看,它【是以】平民【为对】象而构【想的】, 【因此】【它的】【威力】【十分】【巨大】。【但是】,【由于】【条件】的【限制】【实施】【效果】【不一】,全国【各地】【按照】【各自】的尺度【加以】运用和【发展】。【因此】,本文【主要】【选择】五四运动【爆发】后对救国十人【团的】号召响应较热烈、较集【中的】【城市】【作为】【研究】对象,如北京、上海、济南、长沙及武汉,试图【分析】其兴起【过程】、组织【形式】、【参加】【人员】、活动【情况】和组织【特点】。

(一)学生主导型:北京和长辛店

北京【作为】救国十人团运动【的发】祥地,【按照】【原本】的【设想】应是响应【者如】云,【但实】【际上】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一【方面】,是【因为】自从5月9日北京《益世报》报道救国十人团【的消】息后,在北洋政府的【直接】【控制】下,言论【遭到】扼杀,【使得】以报道记事为【形式】【的资】料留存较少,【这是】【现在】看【不到】其在北京【发展】【情况】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五四运动【爆发】后北京市民运动【没有】蓬勃开展【起来】。而救国十人【团在】北京【主要】是【作为】学【生的】【行动】单位【发挥】【作用】。例如,5月17、18两日,北京学生【联合】会【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自19【日起】【举行】【无限】期罢课;并议决罢课后,亟需实【行之】事【有三】,【其中】就【包括】组织十人团以【维持】【内部】秩序。而【为了】【准备】【这次】罢课,“北京大学又组织救国军,将全校学生分为十百千等组,每组各举一【人为】首领。【其他】北京各校,亦皆有【同一】之组织”;【而且】“入此军,【每一】学生,每月【至少】纳费小洋两角,以充公用。凡【有不】遵本军规约者,得由每组首领【加以】惩罚”。②【这里】【所说】的救国军,从【它的】内容上看【就是】十人团组织,【这是】学生【们为】了【适应】斗【争的】长期化,【把它】【作为】【自己】的【基本】组织和【行动】的【基本】单位而作【出的】【改变】。【此外】,“六三”斗争①中【达到】顶【点的】北京学联的街头活动,其表現【形式】【也是】“十人团【的大】讲演”。【虽然】成立救国十人团以动员民众,【这是】街头宣【传的】【重要】【方式】,【但是】【不管】学生们【多么】热【烈地】呼吁,却【始终】看【不到】【来自】北京市民【的反】应。【与此】【相比】,在北京近郊【的长】辛店,以京汉铁路的【工厂】工【人为】【主体】,却兴起【了大】【规模】的运动。

据当事人何长工【的回】忆,【认为】【这是】长辛店留法【高等】法文专修馆【工业】科(留法勤工俭学的预备班【之一】)的学生参【加了】北京学运,【然后】把救国十人团带到【这里】的。【他说】:“【第二】天,北京市学生总罢课,展【开了】救【国的】宣传活动。【当时】成立了‘讲演团、‘国货【维持】会、‘救国十人团等组织,到处演说,鼓动群众【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卖国政府。在长辛店【我们】也【同样】组织了‘救国十人团,到车【间向】工人宣传,到车站向旅客宣传,到近郊向农民宣传。……后来【我们】组织的‘救国十人【团在】长辛店工人阶【级的】【支持】和【参加】下,【迅速】【扩大】【起来】,【成了】学生和工【人的】【联合】组织,【其中】工人团员有【五百】【余人】。”②在【这里】,留法预备班的学生【成了】运【动的】【核心】,把艺徒养【成所】、事务实习所等与铁路【有关】学校的学生,【以及】长辛店铁路【工厂】【的工】人团结【起来】,【推进】【了这】项运动。长辛店十人团成立后,【不仅】出席了北京学联举办的郭钦光追悼大会并发表演说;还积极【配合】学生开展【排斥】日货、贩卖国货等活动。【此外】,【它们】在【努力】开展救国运【动的】【同时】,也于10月开设了平民学校,【着手】从事工人教育。学校以结【成十】人【团的】工人识字班为【开端】,以铁路【工厂】【的工】【人为】对象,分【夜间】男班和【白天】女班,先由留法预备班的学生担任教员,后由北京大学【的进】步学【生为】专任教员。③12月14日,为抗议“福州事件”而召【集的】国民大会,“到会【者一】万五千【余人】,工、学、商【各界】俱有团体”④,据天津《益世报》报道,北京大学“平民讲演团”【有六】名学【生出】席,【可见】北京大学【的进】步学生【是从】【这时】【开始】与长辛店铁路工人【进行】【直接】【交流】的。【随后】,长辛店救国十人团运动【逐渐】走【向了】【最后】的【光芒】。一【方面】是【因为】该地邻近北京,遭【到了】北洋军阀势【力的】【镇压】;【同时】【也因】留法预备班的取消、赴法留学【的实】现,运【动的】【核心】【人物】【离开】了长辛店。【另一】【方面】,是【因为】【离开】的学生【们都】【相信】工【人的】“自治【能力】”有【胜过】【自己】的【可能】性。【因为】在【这一】运动中,【他们】只【起了】引爆【作用】,【而且】也完【成了】使铁路工人【持续】地【参加】救国运【动的】历史使命。【显然】,北京和长辛店的救国十人团活动【是以】学【生为】主导,【然后】【逐渐】【扩大】到工人阶级【中间】【去的】。

(二)市民主导型:上海

5月11日,上海《民国日报》【介绍】了救国十人团【的传】单。次日,《时事新报》就报【道了】上海当日成立十人团【的消】息。“兹有爱华制药会社及太和药房同人杨瑞葆、吴之道、张勉斋、陈友乡、赵有才、王永春、陈槐堂、傅其龙、丁镇南、刘贤相十人,见【昨日】报载十人救国团【办法】,轻【而易】举,裨益【实际】,因即组织成团。各具志愿书:此后誓【不复】购日货,为消极之抵制;每月每人储蓄国币二角,为积极之【进行】。想【各界】继起者【定不】乏【人也】。”⑤从这天起,上海【各大】报纸上【详细】报道十人团动态【的消】息日渐【增多】。上【海的】十人团运动【并非】仅【限于】市区,【宝山】、南汇、浦东、南翔、闵行、松江等郊区【以及】常州、苏州、无锡等邻近【城市】也都【与之】【相呼】应,产【生了】【各种】爱国团体,【其中】【也有】【模仿】十人【团的】【方式】、但名称【不一】【的组】织。

上海市内十人团活动【的主】【力是】商界。由工人组织【的十】人团也【有一】部【分开】展。学生【方面】,【虽然】起初报道各校已成立十人团,但上海学联【方面】【并未】【努力】【进行】组织,这和北京的【情况】【有所】【不同】。校役、人力车夫这类【所谓】的“下层社会”也成立【了十】人团;妇女十人团也【出现】了,【作为】变种【的则】有妓女十人团、伶【界十】人团【等等】,也都【成为】话题。①这期间,上海成立救国十人团【联合】会的活动已【迅速】开展。“甲团【代表】杨瑞葆、乙团【代表】高培良、丙团【代表】胡美江”【三人】,【为了】“联络声气,互策【进行】”,【发起】组织“中华救国十人团【联合】会”,呼吁【广泛】团结【起来】,【通讯】处就设在杨瑞葆家中。【同时】,杨瑞葆还【与创】刊不【久的】《救亡日报》特约,【开辟】《中华救国十人团【消息】》专栏,以代替宣传品,致力于上海【地区】救国十人团运【动的】【扩大】化和组织化。6月初,“现幸【加入】【联合】会者【已有】二百【数十】团(报名者【一千】三【百余】)”②【的规】模。【此外】,【对于】抵制日货,杨瑞葆【等人】主张不干涉买卖【自由】,【希望】【通过】说服、教育来实行抵制日货和提倡国货。这【清楚】【地说】明,【他们】【站在】民族【资本】家【的立】场,煞费苦心地【要把】十人团运动纳入购买国货的活动中,【但是】【他们】却【未能】抑【制住】【作为】团员主【力的】【商店】店员的【行动】。在“六三”斗【争的】【最高】潮时,【拥有】【自己】【的组】织并提【高了】政治觉【悟的】【商店】店【员们】与学生协力【战斗】,【有力】地【支持】了上海【地区】的“三罢”斗争。

上海学联【是从】5月26【日起】才【开始】【举行】总罢课,并【派出】宣讲队上街头号召民众响应。据【当时】【作为】学联干部的朱仲华回忆:“【当时】商界青年有救国十人团【的组】织,【大家】很欢迎学生会的宣讲队,【共同】出发到各马路、各【工厂】去宣传。”③【这样】,就使中华救国十人团【联合】会进【一步】扩【大了】【影响】【范围】。【此外】,上海学联还与中华救国十人团【联合】会等【其他】爱国团体【共同】【努力】,坚决抵制日货,并积极响应和【参加】后【来的】反日、反皖系军阀的斗争。11月23日,“福州事件”一【发生】,上海学联就与中华救国十人团【联合】会【共同】参【加了】对日抗议运动,从12月起每周星期天【分别】向近郊市镇【派出】宣讲队,【开始】远足讲演。【但是】,上海【地区】的【整个】民众运动从7月便【开始】【处于】【急速】退潮的【状态】,救国十人【团的】活动【也不】【例外】。此后,中华救国十人团【联合】会的活动虽曲折开展,但【始终】【坚持】,【直至】1926年才【结束】。综上可知,上【海的】救国十人团【主要】由商界市民主导【发起】,【联合】学【生与】【其他】【各界】市民【共同】开展救国运动。

(三)学【生与】市民【共同】主导型:济南

据张公制回忆,北京五四运动【发生】后,济南【方面】就【有人】从北京【带回】【了十】人团【的资】料,北京【地区】【也有】组织【者或】【代表】团【来到】济南【进行】联络。5月15日晚上,外交商榷会、商会、新闻【联合】【会和】学生【代表】在齐鲁大学集会,【就当】【前的】运动【进行】协商,组织十人团【就是】【其中】议题【之一】。【随后】,济南学生和【各界】【代表】【共同】组织【了两】批赴京请愿团,均以【失败】告终,【最终】决议于23日【举行】总罢课、罢市。这期间,济【南的】救国十人团运动【也在】【迅速】【发展】中。当【时已】成立【的十】人团仍【以与】学校有【关的】占【大多】数。【关于】【当时】学生十人【团的】活动,有篇回忆录写道:“【在运】动期间,每天早晨学生到校【一般】地由十人团点名。【其他】如街头宣传、抵制日货、募捐等都以十人团【为单】位【进行】活动。【所以】学生【中的】十人团,【作为】【当时】青年学生【自我】约束,和【进行】小型【分散】活【动的】【基础】,【作用】【也是】很【显著】的。”④【此外】,学【生与】【其他】市民十人【团的】【关系】【也很】融洽。【当时】济南学生运【动的】组织和活动【有很】多,“晚间,【有时】学生【在一】师集合,【有十】人【团在】甬【道上】听学生讲话,学生运动【受到】群众极【大拥】护,据【说当】【时一】师庶务室收【到十】人团【送的】茶叶,【足足】占【了半】间屋”⑤。市民十人【团的】【情况】,据【有关】回忆录记载:“济南市【的十】人团,以西关回民组织【的最】多,也最活跃,【他们】【随时】听学生【们的】招呼,积极地【支持】学生集会、游行、请愿和抵制日货等活动。【显然】济南‘救国十人【团已】【成为】学生【联系】市民群众的【主要】【手段】。”①斗【争的】高潮【发展】到6月13日,督军、省【长大】【规模】调动【军队】和警察,试图【强制】【停止】罢市。【在同】【一天】晚【上至】深夜,在济【南的】【中心】【街道】上,学生【们与】军警【发生】【了对】峙。当夜张公制【等人】即在学【生与】当局【之间】【进行】斡旋,并记述【了十】人团对学生运【动的】【支援】【情况】:“【这时】已到上灯时分。十人团【一起】忙着给学生送饭。灯笼上写着:‘恭送学界茶点等字。在西【门大】街上,男女学生分【两边】而坐,【地上】铺着苇席,【面前】【放着】十人团【送的】绿豆稀饭、粽子、点心等食品。”②这【时大】街两头十人团【人员】越聚【越多】,【而且】可遥闻喧嚷声。當日深夜,省当局【代表】【迫于】形势压【力最】终接【受了】学【生的】主张。

【此外】,济南【地区】的农民【中也】组织【了十】人团。据李澄之回忆:“在反日排货的爱国运动中,【出现】【了一】些有组织【的群】众性爱国团体,如‘十人团和‘乡农外交后援会等”,“当【时还】【有一】【部分】【人发】起组织‘山东乡农外交后援会,并发表了宣言书。目【的是】【想在】农民【中间】【建立】反日救国组织,【主要】【还是】【为了】抵制日货。其组织【形式】大【体是】仿照十人【团的】【办法】,即以十【人为】组,百【人为】部,三部【以上】至十部止为团,各曰第几团,以成立【之先】后为序。”③这【说明】,在【当时】反日救国运动【向前】【发展】【之时】,【有一】【部分】人曾想把运动【扩大】到乡村。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当时】广大农民【有着】强【烈的】反日救【国的】愿望。【随后】,皖系军阀及【其后】台日本对山东的斗争进【行了】反扑。【由于】安福系的御用报纸《昌言报》【被砸】,于【是以】【此为】借口【开始】【了对】学生运动【的大】【规模】【镇压】。时任济南警备司令【的马】良,逮捕并枪决【了三】名回民爱国积极分子,【引起】人【们的】【愤怒】。【虽然】群众组织【了多】次请愿,【但是】【在这】种高压戒严【之下】,【各界】【联合】【会和】救国十人团【只能】被迫解散,运动【暂时】【受到】挫折。此后十人团活动【有所】【恢复】,【但也】【没有】【显著】成果。济【南的】救国十人团运动,首先【是由】学生【自己】组织【起来】,【然后】【逐渐】【联合】市民和农民,【共同】【发展】斗争,【这是】其【特色】【所在】。

(四)【联合】会主导型:长沙

五四运动【爆发】【之际】,正值军阀张敬尧主政湖南,【有关】五四运【动的】报道及言论【遭到】【限制】,5月中旬【之后】,北京学联派邓中夏到湖南联络,向毛泽东、何叔衡等【介绍】北京运动【情况】,并商讨【恢复】和改组原湖南学生【联合】会【问题】。【这时】长沙的学生才【开始】【知道】五四运【动的】【详细】【经过】和内容,【其中】也【包括】救国十人【团的】【情况】。5月25日,由毛泽东【介绍】邓中夏与各校【代表】见面。邓中夏报告了北京学生运【动的】【发生】【经过】,【希望】湖南学生实行总罢课,声援北京。会议【决定】:成立【新的】湖南学生【联合】会;【发动】学生总罢课,【以推】动反帝爱国运动【的发】展。④会后,【代表】们【各自】携十人团【的传】单回校,也【有人】向省内【其他】【地方】邮寄。湖【南最】初【有十】人团活动【的地】方是离长沙200【公里】以【外的】桃邑省立女子师范学校。【他们】于5月31日成立【了十】人团,【几百】学生【在女】教师带领下【进城】,【作了】抵制日货的游行,号召【各界】成立十人团。6月3日,湖南长沙的【第一】师范、湘雅医学校、商业专门学校等【二十】个学校学生【举行】总罢课。与北京【一样】,他【们的】组织【基础】【也是】十人团。此后,出【于对】学生运【动的】【恐惧】,湖南省当局下令【提前】放暑假。【于是】,省学联干部【利用】放【假的】【契机】,组织学生到城乡、车站、码头,作反日爱国宣传。湖南《大公报》报【道了】商业学校新剧演讲【团的】活动,活动筹得“铜元【一百】七【十七】串七【百零】五文”的“捐款”,【其中】38串充“敝校发行传单之资(传单三种:(一)朝鲜亡国惨史,(二)救国十人团简章,(三)白话传单)”。①【与此】相应,社会【各界】也组织【了十】人团。【最终】,在毛泽东【的指】导下,由湖南学联发【起的】湖南【各界】【联合】会于7月9日成立。【联合】【会以】“救国十人团”为基层组织。7月间,“救国十人团”已【发展】到【四百】【多个】。10月下旬,湖南救国十人团【联合】会正式成立。②【联合】会与学生们【一同】【坚持】检查日货、不买日货运动。【但是】恶劣的奸商以“【维持】国货”为烟幕,【继续】贩卖日货,【因此】一【部分】店员与学生协力,【参加】检举日货的活动。湖南学联“仿效十人团【的组】织【形式】”,把【这些】“店员【中的】爱国中坚分子”组织成“锄奸团”,【由于】店【员们】【熟悉】各行业【的内】情,【通过】他【们的】活动才【有效】地惩罚了“奸商”。③11月16日,湖南学联【发出】再组宣言,【开始】【公开】活动。12月2日,【为了】抗议“福州事件”,湖南学联勇敢地【举行】【了第】二次焚烧日货的游行示威,【遭到】张敬尧【镇压】,【随即】【爆发】了湖【南的】“驱张运动”。学生组织驱张请愿团奔赴全国【各地】【要求】声援。【其中】,湖南救国十人团【联合】【会是】向北京、衡阳、郴州、常德等地【派遣】湖南驱张请愿团【的发】起团体【之一】。④此后,湖【南的】救国十人团活动【一直】坚【持到】1919年底,【之后】相【关的】报道【逐渐】减少。综上所述,长沙的救国十人团活动,【是由】学生【率先】响应,组织斗争,【然后】【逐渐】【扩大】到【各界】爱国群众,共组【联合】会,把广【大人】民群众【发动】【起来】,以【联合】会【的名】义【共同】【坚持】抵制日货、【维持】国货的爱国斗争。

(五)【其他】形态:武汉

武汉【地区】首先响应十人团号召的【也是】学生。1919年5月25日《大汉报》报【道了】文华学校的学生,以“储金救国,提倡国货”为宗旨组织了铁血救国十人团,并【介绍】了简章。6月1日,《汉口新闻报》在报道武汉学生运动【的记】事【中也】叙述【了这】【件事】。“自文华、中华【等大】学校学生,提倡实行组织救国十人团后,【一时】各校闻风兴起,昨武汉学生【联合】会,【根据】各校【代表】正式报告,多者达二【三十】团或【十余】团,少者亦七、八团或四、五【团不】等,宗旨【办法】皆趋一致。”⑤【之后】,督军王占元对武汉的学生运【动进】【行了】【镇压】,【命令】学校提早放暑假,限学生三日内返乡,也禁止学生投宿市【内的】客栈。学生们组织十人【团的】活动遭【到了】【失败】。【同时】,市民【中也】【产生】【了十】人团。汉口洋广杂货摊户向所属的该同业公会提议组织十人团,禁止买卖日货。热心附和【者已】【有一】千【余人】,陆续【加入】者尤不乏人。【此外】,工【界也】【出现】【了十】人团。“【昨日】各【大工】厂工匠自集至【工业】总会大开会议,讨论提倡国货,改良【制造】。当议定各业组织【一十】人团,负演说及【互相】监视【不用】某货之责,汉阳兵【工厂】之浙粤工人均已【加入】其间,【当即】【决定】共组【十五】团,拟定汉阳三团、武昌五团、汉口七团。”⑥【不仅】【如此】,士兵【中也】【有十】人【团的】【身影】。如恽代英在6月12日【的日】记【中曾】记载【了起】草《军警界救国十人团简章》【十条】【之事】,⑦此【举着】眼于向对罢课、罢市、爱国宣传【进行】【镇压】【的警】察和士兵们【寻求】【支持】、协助,以促其在【内部】成立十人团等爱国组织,但具【体内】容和成果未见记载。

三、由学生到群众:救国十人团【的积】极成【果与】历史【地位】

救国十人【团在】全国各【地的】铺展,其社会反【响之】热烈、【传播】【范围】之【广泛】、【发展】内【容之】【丰富】,【有力】地【支援】了“六三”斗争,为五四运动【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并对五四【时期】反帝爱国斗【争的】组织动员【产生】积极【影响】。【由于】团体【结构】上【的致】命缺陷,【以及】【受到】无政府主义【的影】响,救国十人【团的】活动【最终】走【向了】【失败】,但【它对】中国革命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历史【价值】与历史【地位】【不容】忽视。

(一)救国十人团【的积】极成果

首先,救国十人【团的】号召,对【处于】“散沙”【状态】、在苦闷中【摸索】【的中】国青年知识分子【给予】【了极】大【启发】——【要把】民众【发动】【起来】,使【他们】【成为】运动【的主】力。救国十人团【的传】单【不仅】【在大】【城市】的街头【散发】,【而且】还【通过】【许多】【人的】【共同】【努力】寄往乡村【各地】;也【有被】携带到【其他】【地方】,【然后】由各【地的】【有识】之士再【不断】翻印、转送和仿照的。简【言之】,【就是】“【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内就】【扩大】【到了】全国。它【影响】的【范围】【广泛】、反响热烈,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早期【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逐渐】与民众走【到了】【一起】,【共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北洋军阀【的残】暴统治,进而【认识】【到了】劳动群众的【力量】。【他们】及时发【出了】“民众大【联合】”【的呼】声,【认为】民众大【联合】是【目前】【改造】国家、【改造】社会的【根本】【方法】;强调“【压迫】愈深,反动愈大,蓄之既久,其发必速”;【要求】“工人、农民、学生、教师、警察、车夫各色人等【联合】【起来】,仿效别国【的方】【法进】行革命”。①

其次,救国十人团运动【的开】展,提【高了】中國工人阶【级的】政治觉悟,北京和长辛店的活动锻炼了工人阶级,并【以此】【成为】中国工人运动【的开】端。在长辛店,运【动的】【核心】是留法预备班的学生,【他们】【不仅】把【普通】工人【发动】【起来】,【而且】还【逐渐】扩【大动】员【范围】,把铁路【工厂】【的工】头阶【层也】发【动了】,并进【一步】扩展至【商人】和教员。【同时】,【他们】还与北京学生【联合】,开展【排斥】日货、贩卖国货的运动;在“六三”斗争中,【他们】与天津学生【相呼】应,【准备】【举行】京汉铁路【的大】罢工,但【最终】【未能】使亲日派【三人】撤职【之事】付诸【实现】。②在【这一】【过程】中,工人阶级【逐渐】【学会】了【自己】组织【起来】,【提高】社【会自】觉性和自【发的】【学习】愿望。【他们】先【是与】留法预备班【的进】步学生相【结合】,【接着】【通过】与北京大学先进青【年的】【互相】【帮助】再【结合】,【最终】形【成了】中国工人阶【级的】【最初】队伍,【这是】救国十人团【重要】的历史功绩【之一】。

【最后】,救国十人团运动【的发】展,【有力】地【支援】了“六三”斗争,在日后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皖系军阀统治的斗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为五四运【动作】【出了】突出贡献,【受到】【各界】【高度】评价。上海“三罢”斗争【结束】后编【成的】《民潮七日记》【中曾】评价,在成批【出现】的爱国组织中“继学生【联合】会【而起】者救国十人团,为人民【结合】之团体【中最】占【势力】【者也】”③。【此外】,山东济【南的】运动当事【者也】【认为】“【在运】动中,【值得】【特别】提到【的是】十人团【的组】织”;“它【是一】个群众【性的】组织”,“是学生【联系】群众【的基】层组织,是学【生的】【有力】助手。【当时】各【商店】店伙【差不】多都【成了】团员,【这个】组织给罢市和抵制日货铺平了【道路】”。④在群众运【动的】【支持】下,“六三”斗争及【其后】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的斗争都取【得了】【胜利】,【其中】【就有】救国十人【团的】【支援】。【此外】,在日后逐个【击破】日本【帝国】主义与皖系军阀所策动【的补】签合约、日【中有】关山东【问题】的【直接】交涉等【事情】上,【都有】救国十人团【因素】【的影】响,它使民众组织【起来】,【才使】【这些】反帝爱国运动均能【取得】【成功】。

(二)救国十人团失【败的】缘由

【一是】救国十人团运动在社会基【层的】组织【虽然】取【得了】【显著】成效,【但是】上层构造却【暴露】了【它的】非现实性【和空】想性。十人团【的组】织【方式】,【是由】团【代表】、十【代表】、百【代表】、千【代表】组成【的自】下【而上】【的金】字塔式【结构】,从实践【层面】【而言】是【难以】实【现的】。【一个】人组织十【个人】,十【个人】又【各自】组织十人,依此类推……【这样】的“按几【何级】数”扩【大的】组织【结构】【无论】在学校、【工作】场所、【地区】社会均是【难以】施【行的】。这【说明】民智初【开的】五四【时期】,在组织乏【力的】中国社【会实】行【这样】【一种】组织【结构】是【行不】【通的】。【此外】,【对于】与【其他】爱国群众团体【如何】【进行】联络、【未来】【发展】前景【如何】等【问题】,十人团运动中均【未有】【明确】规定。【即使】【是在】运动【的实】践中【创造】【出了】【联合】会【这一】【方式】,【也很】难【摆脱】【这一】困境。例如【在上】海,【虽然】做【到了】选【出十】【代表】,却“【未能】实行百【代表】、千【代表】【的选】举”,【因此】【不得】不使运动陷于【停顿】。【尽管】长沙选出百【代表】,但【由于】军阀张敬尧的【镇压】,学生【联合】【会和】各公团【联合】会【也被】迫解散。【在这】种【情况】下,爱国进步人士【的精】力虽会【集中】【到十】人团【方面】,【但也】【随时】面临着瓦解和【出现】机能麻痹等【问题】,湖南学联改组事宜【就是】【教训】。

二是救国十人团运动【的最】初提倡者,【以及】在【各地】【与之】【相呼】【应的】、积极【推进】【这项】运【动的】【核心】分子中,【有很】多人【存在】【理想】主义倾向。【因为】在响【应这】项运动【的人】【群中】,有【相当】部【分是】怀着“积【极的】义务”,即对中国【来说】是“【根本】的永【远的】救济【办法】”【的信】念而【加入】救国十人团。【他们】【通过】亲身实践【认识】【到这】项运【动的】限度,又去【摸索】【寻求】新【的前】景。【在运】动中,【他们】【不仅】体验【到了】有组织的活动,也提【高了】政治和社会觉悟,【因此】他【们会】从自【身的】阶级立场出发去追求各式各【样的】【其他】组织。例如,上海各马路商界【联合】会【以及】长辛店【的工】会、工人俱乐部等。救国十人【团在】【这里】【只是】起【到过】渡【作用】。【此外】,【必须】指出,十人团活【动的】【主要】提倡者【们并】【没有】【把其】提出【的兴】办实业【作为】【根本】【目的】,【而是】【为了】【适应】【当时】爱国【意识】高涨的形势下开展实业救【国的】标榜之举。【因此】,救国十人团简章提【出的】【建立】国民实业总公司的【设想】,也【完全】是空【想的】【资本】主义构想。既要使国民经济【能够】自立,又对国家【的积】极【支持】不抱【任何】【希望】。【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完全】依托在民众所能理【解的】狭窄【范围】内【进行】【设想】——把“消【极的】【责任】”和“积【极的】【责任】”【结合】【起来】,【显得】【有点】【理想】化。【同时】,救国十人团【是一】种“【没有】主义和【信仰】、【没有】铁的纪律【要求】”【的组】织,【仅仅】以团员【个人】【的自】觉和自发性为依据,【所以】【它的】原则会【随着】时【势的】【发展】和群众意【识的】【变化】而【改变】运【动的】性质。

(三)救国十人【团的】历史【地位】

五四【时期】,中国早期【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在【发动】学生运【动的】【过程】中,【通过】组织救国十人【团的】活动,深刻地【认识】【到了】群众的【力量】,【决心】到劳动群众中去宣传马克思主义,并【开始】走【上了】与工人运【动相】【结合】的【道路】。【在此】【过程】中,【一些】先进分子从激进民主主义者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既【是五】四运动【的领】导和骨干,【也是】创建中国共产党【的先】驱和领袖。一【方面】,在五四运动【中提】倡救国十人团,【是中】国早期【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的】【重大】【创造】。救国十人团对【处于】“散沙”【状态】、苦闷焦虑【的青】年知识分子【作了】具体【的指】示,使【他们】【成为】运【动的】【核心】,【把将】【自上】【而下】【的组】织【形式】视为【当然】、呈【被动】【应付】【姿态】【的人】民群众【发动】【起来】,将人民群众变【成了】运动【主体】,自下【而上】地【建立】组织,提【高了】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与社【会自】觉性,为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另一】【方面】,【这些】早期【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通过】具体【推进】救国十人团运【动而】【成为】“六三”斗【争的】【主力】,为五四运【动的】【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他们】既在五四运动中指导了“平民”即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下层资产阶【级的】组织化, 【也在】【与日】本【帝国】主义、皖系军阀的斗争中,进【一步】促【进了】中国社会各阶【层的】组织化。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受五四【时期】组织救国十人团活【动的】【启发】,在湖南、广东等【地开】展工人运动时,也曾【采用】【过这】一组织【形式】。

(赖纪卿,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