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七旬老人迷失荒林三天三夜 靠吃草喝露水充饥

栏目:奇事 发表于:2020-01-27 11:02查看: 14
“【你要】把我牵牢,【不要】【让我】再走丢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找】了,找【了好】多【地方】,【从白】【天一】直【找到】晚上。”“【你要】把我牵牢,别【让我】再走丢了。”在荒野【迷...

“【你要】把我牵牢,【不要】【让我】再走丢了。”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找】了,找【了好】多【地方】,【从白】【天一】直【找到】晚上。”

“【你要】把我牵牢,别【让我】再走丢了。”

在荒野【迷失】三天,苟家均一见女儿苟和元,【就一】【再说】要【把他】“牵牢”。

民警背【着老】人

5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北碚蔡家派【出所】【接到】报警:在蔡家岗镇天印村【发现】【一名】疑似走失【的老】人。

老人被【发现】时独自【一人】躺在野外荒草丛中,骨瘦如柴,【可能】【数天】【没有】进食,【非常】虚弱,急需就医,【身上】【唯一】携【带的】【就只】【有一】【张一】代【身份】证。【接到】报警后,民警【立即】【根据】【身份】证【信息】,查询到老人【身份】并【立即】【联系】其家属。

老人名叫苟家均,今年76岁,疑似患有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

老人【的儿】子苟如海【接到】电话,【迅速】赶【过来】。他【告诉】民警,【父亲】【是在】5月21日早晨5点【多出】门走【失的】,家人【已经】报警并找寻三四【天了】。【听到】【父亲】【情况】危急,苟如海失声痛哭。

众【人接】力冒雨背老人送医

蔡家派【出所】民警与【接到】【消息】赶【来的】苟和海【等人】【赶忙】【前往】天印村【去接】老人。民警邓兵【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天印村【距离】【发现】老【人的】【位置】与派【出所】相距【差不】多有【二十】【公里】。那天还下着雨,路很【不好】走,【我们】不【熟悉】路况,找了当【地的】村支书带【我们】【下去】。”

当民警【一行】人【看到】老人时,【已经】是上午11时。老人被【附近】村民扶【到一】处民房的屋檐下,坐【在一】张板凳上,背靠墙壁,神志有【些不】清。老人【身边】,放【着一】碗村民端【来的】蛋炒饭。

迷路【的老】人被【找到】

村民【告诉】民警,老人【是在】天印村南【边的】嘉陵江旁被【发现】的,【发现】【时他】就【已经】很虚【弱了】。村民【连忙】报了警。看【上去】【似乎】老人【已经】【好几】【天没】吃饭,【有人】【给他】【做了】碗蛋炒饭,【但他】没吃【两口】就【吐了】【出来】。【众人】【不敢】再喂。

【眼见】老人【身体】虚弱,民警邓兵【决定】立【即将】老人【送出】就医。【可是】山路崎岖,又陡又滑,天又下着雨,老人【已经】【明显】【丧失】【行动】【力了】,【怎么】办?【只有】背【出去】!

“那【条路】【还不】足【一米】宽,【因为】走【的人】少,【上面】【全是】青苔,下雨【就更】滑了。但【我们】顾【不上】那【么多】了,只【想着】【快点】【把他】送【出去】。”邓兵说,【遇到】【非常】陡峭【的地】方,就【只能】【手脚】并用【小心】爬【上去】。“我【实在】【走不】【动了】,【他们】来【接着】背。【我们】【几个】轮流将老【人背】【了有】【四五】【公里】,【一直】【走到】马【路上】【可以】通车【的地】方。”

【大家】扶起老人【离开】

老人已【不是】第【一次】走失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经过】【几天】【治疗】,苟家均老【人的】【身体】【目前】【已经】大致【恢复】。26日下午,老人跟【着三】女儿苟和元【回到】老家休养。

“【当时】【看到】我爸坐在【那里】,靠着墙【才能】勉力【支撑】【的时】候,【我的】泪水【一下】【子就】【下来】了。真【的太】瘦了,和走失前【完全】判若【两人】。”回【想起】【看到】【父亲】的【情景】,苟如【海的】【情绪】【还是】抑制【不住】地激【动了】【起来】。“【他后】来【告诉】我说,迷路【那三】天他【实在】饿【得不】【行了】,靠吃草和喝露水充饥,我听了【心里】好酸楚。”

记者【了解】到,这【已经】【不是】苟家均老【人第】【一次】走【失了】。苟如海说,自从7【年前】【母亲】去世【以后】,【父亲】的健康状况【就大】【不如】前。【母亲】去世【后不】久他【就将】【父亲】接【到了】北碚,【一家】五口人挤在租房里,【却也】享【受着】天伦之乐。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爸【的记】忆【力就】【不如】从前了。去年,【他出】门散步,第【一次】走丢了,把【我们】【吓得】半死,好【在他】还【记得】我【的名】字和家里【的地】址,【第二】天民警【就给】送回【来了】。后【来我】就专门【在他】【身上】放了电话号码和【身份】证,【就是】【怕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苟和海说,【之前】【几次】【父亲】走丢【最多】【过一】两【天就】【能找】【回来】,但【这次】【足足】走【失了】三四天,【可能】【是父】【亲把】向警察和旁【人求】助这【件事】也【忘了】。

【计划】送老人去养老院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苟家均老人【共有】四名子女,大女儿身患疾病,【二女】儿远嫁安徽,三女儿在昆明务工,老【人一】直跟家住北碚【的小】儿子【一起】住。

“【父亲】【虽然】搬【过来】【好几】【年了】,【但还】【是不】能【适应】【这里】的【环境】,平【时我】和妻子【要上】班,【两个】【孩子】【也要】上学,老【人每】天【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无聊】了【就出】【去周】边遛弯。但【因为】他【记忆】【力不】好,就时常走丢。”苟和海说,他和妻子【任何】【一个】人辞职【在加】【照看】老【人都】【是不】现【实的】。“总【不能】将老人锁在家里吧?”

【经过】【这次】波折,苟和海和家人商议【决定】,【这个】月底将老人送到老【家的】养老院,让专人照料,【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完全】【放下】【心来】。

“我【这几】天【刚好】【回了】趟老家,【知道】【父亲】走失【的消】【息就】【赶忙】跟弟弟【一起】找。【父亲】【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说我】找了,找【了好】多【地方】,【从白】【天一】直【找到】晚上。他【就一】直【要我】牵着【他的】手,说 【你要】把我牵牢,别再【让我】走丢了 ,当【时我】【心里】听【了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苟家均【的三】女儿苟和元说,【听到】儿女说【要将】【自己】送去养老院,【父亲】【并不】很乐意,【他说】【还是】想跟儿子儿媳住在【一起】,【想看】孙子孙女,【去了】养老院就怕【我们】【不要】【他了】。

“我【知道】妈妈走【了以】后,爸爸【一直】【都很】缺乏【安全】感,是【我们】子女做得【不够】好。”苟和元说,【因为】老家他【熟悉】【的人】【比较】多,【最后】【父亲】【还是】【同意】先【去和】养老院适【一下】,【如果】过段【时间】不【适应】,再【把他】接【回来】。“【如果】【这个】【办法】【真的】【行不】通,到【时候】【再难】【我们】咬牙【也要】【坚持】留【人在】家【照顾】他。”

专家:

老人患阿尔兹海默症

可免费申领黄手环

【究竟】该【如何】破解阿尔兹海默症老【人的】难题?

重庆晚报记者咨询【了新】桥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杨清武教授。杨教授说,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最】【主要】【的特】征【就是】【记忆】力【下降】,分为轻度、中【度和】重度【三个】阶段,发病人群【主要】【集中】在65岁【以上】。轻度患者【大多】【只是】【出现】【记忆】力衰退,还【能够】【基本】【实现】【生活】自理。但【中重】度患者【除了】【记忆】力衰退以外,【也会】【出现】神志【不清】等【其他】症状,【因此】【身边】【一定】【不能】缺人照料,【否则】极【容易】【出现】事故。

【随着】【科技】【发展】,【现在】【防止】阿尔兹海默症患者走丢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为其佩戴黄手环,【这个】手环【不仅】【可以】使家人【通过】手机实时【锁定】老【人的】【位置】与行踪,还【可以】【实现】双向通话、SOS一键呼救等功能,【现在】家属【可以】免费【前往】新桥医院神经内科【记忆】门诊诊断申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