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尼泊尔水电合作的优势、挑战及对策分析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2-15 12:01查看: 9
张希颖张丽扬梁慧慧[摘要]尼泊尔【由于】【巨大】【的能】源需求、优越【的水】电【开发】【资源】【以及】政府【的优】惠政策,其水电行业【成为】最吸引外商投资的热门行业【之一】。【伴随】着“一...

张希颖 张丽扬 梁慧慧

[摘 要] 尼泊尔【由于】【巨大】【的能】源需求、优越【的水】电【开发】【资源】【以及】政府【的优】惠政策,其水电行业【成为】最吸引外商投资的热门行业【之一】。【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中国与尼泊尔【的水】电合作迎来【重大】【发展】机遇。【目前】,我国与尼泊尔水电合作已【取得】【一定】成效,但【由于】尼泊尔电力短缺、水电设施【有限】【以及】国内政治【环境】等【因素】的【限制】,【使得】两【国的】水电合作【仍面】临【巨大】【挑战】。【因此】,中尼水电合作应注重【加强】蓄水式水电站【开发】【力度】,争【取对】电量消纳【的承】诺;争取【形成】中印尼三方跨【区域】电力合作;【深入】市场调研,积极【应对】【各类】风险;妥善【处理】与政府、工会的【关系】,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注重产【融合】作,【建设】【能源】金融体系。

[关键词] 中国与尼泊尔;水电合作;【优势】;【挑战】

[中【图分】类号] D822.3;F125.4 [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1009-6043(2019)12-0081-03

Abstract: Nepal's hydro power industry has become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industries attracting foreign investment due to its huge energy demand, superior hydro power development resources and preferential policies of the government. With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the hydro power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Nepal is facing great opportunities for development. At present, the cooperation has achieved some results. However, due to the limitation of power shortage, limited hydro power facilities and domestic political environment,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is still facing great challenges. Therefore, the cooperation should focus on strengthening the development of water storage hydro power stations, striving for the commitment of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striving for a cross regional power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India and Nepal, conducting in-depth market research, actively responding to various risks,properly handling the relationship with the government and labor unions, actively bearing social responsibility, focusing on industrial and financial cooperation, and building an energy financial system.

Key words: China and Nepal, hydropower cooperation, advantage, challenge

尼泊尔水电【资源】【丰富】,水电【开发】【是其】【重点】【发展】【的领】【域之】一,但【由于】水电站【建设】【不足】,电力供应仍【十分】紧张,【无法】【满足】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所需。近【年来】,【随着】尼泊尔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环境】的【稳定】,水电行业的供求矛盾日益突出,尼方【一直】积极【寻求】与【世界】各【国的】水电投资与合作。【与此】【同时】,我国积极【实施】优【先发】展水电项【目的】“【走出】去”战略,并【加快】【推进】“一带【一路】”电力【建设】,【加紧】与尼泊尔【的水】电投资合作,水电项目【成为】中尼投资合【作的】【重点】【领域】。【为此】,中国与尼泊尔水电合作【规模】【逐渐】【扩大】、项目投资【逐渐】多元,已【取得】【一定】成效并【形成】良【好的】示范效应。【在水】电【基础】设施【开发】【领域】,国内【中央】企业【成为】当地投资【主力】军,私营企业对尼泊尔水电项目投资日渐多元。

尼泊尔总理奥利2018年6月访华期间及2019年尼泊尔投资峰会期间,我国与尼泊尔签订【一系】列涉及水电领【域的】合作工程,【双方】【都在】以务实合作【的积】极【方式】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并开展水电【方面】【的积】极合作。此前,尼泊尔【能源】部于2010年发布尼泊尔【二十】年水电规划,提出到2030年将尼泊尔【的发】电【能力】【提高】到25000兆瓦。【由于】【目前】尼泊尔仍【存在】【技术】、人力等【方面】的制约,【限制】本国水电资【源的】【开发】【利用】,与印【度的】合【作也】【并不】顺畅,【可见】尼方与中【国的】水电合作【空间】【广阔】,【未来】可期。

一、中国与尼泊尔水电投资合作【的优】势

(一)尼泊尔水电【资源】【丰富】,地理【优势】【明显】

尼泊尔地势北高南低,【相对】【高度】【差之】大为【世界】所【罕见】,且【境内】水系发达,【河流】【众多】,【由于】落差大,【大多】【水流】【湍急】,【有利】【的地】形【条件】和【丰富】【的水】域资【源为】尼泊尔水电【开发】【提供】【先天】【优势】。尼泊尔虽仅占【地球】陆【地面】积0.094%,但其拥【有的】【理论】水电蕴藏量【高达】全球相应藏【量的】2.27%。据【世界】银【行的】【研究】报告【估计】,尼泊尔水电蕴藏量约为83000兆瓦,【其中】,经济可行、可供【开发】的约为43000兆瓦,【但是】【目前】仅已【开发】【其中】的约1000兆瓦,【开发】【潜力】【巨大】。

尼泊尔水力【资源】分布表  單位:兆瓦

【此外】,尼泊尔优越【的地】理【优势】【也为】【双方】水电合作【创造】了【广阔】市场。尼泊尔国土成带状【结构】,北接中国,南邻印度,镶嵌在中印【之间】,紧靠【世界】最【大的】【两大】【能源】消费市场,这【也是】绝无仅【有的】【优势】,【将来】可为国【内生】产总值【持续】【增长】而急需电力【保障】【的中】印两国输送【大量】【稳定】【能源】。【因此】,【未来】中尼之【间的】水电合作【空间】较大。

(二)尼泊尔政治转型【完成】,经济【发展】亟需电力【支持】,水电【开发】前景【广阔】

尼泊尔政治转型【完成】,【体制】【建设】逐步健全。尼泊尔2015年出台新宪法并于2017年【初步】搭建起联邦【体质】框架,【成功】【摆脱】不合【理的】权利机制,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政治【保障】。【此外】,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主义【中心】)宣布合并,【成为】尼泊尔有史【以来】【最强】执政党。【强势】政府将【有利】于尼泊尔聚焦经济【发展】和民生【建设】,【集中】【力量】【实现】【资源】整合,【同时】,在中印【关系】上【更为】平衡务实,有助于【双方】水电合作等【重大】经济合作项目【的立】项和开展。

【随着】国内政局【逐渐】【稳定】,尼泊尔政府【正在】绘制2030年【发展】蓝图,【希望】【摆脱】“【最不】发达国家”【行列】,并在2030年【成为】中等收入国家;【最新】【的第】14【个三】年【发展】规划中,尼泊尔政府【计划】在三【年间】【实现】年均7%【左右】【的增】速;【世界】银行《南亚聚焦(2018)》报告预计,尼泊尔【未来】3年将【实现】平均6【%的】经济【增长】。尼泊尔【实现】经济复苏与【快速】【增长】【需要】电力【作为】【基础】【保障】,【然而】尼泊尔现【有水】电装机容量约1000兆瓦,【存在】约500兆瓦【的电】力【缺口】,【且每】【年的】用电量以7%-9【%的】幅【度增】长,电力供应【不足】与经济【发展】的【需要】【之间】矛盾日益突出。【因此】,尼泊尔政府为【解决】电力供给【不足】的【问题】制定【一系】列【目标】。尼泊尔【能源】部【在二】十年水电规划中,提出到2030年将尼泊尔【的发】电【能力】【提高】到25000兆瓦;制定2026年水电装机10000兆瓦【的发】展【目标】;政府宣布2019-2029【年为】“【能源】【发展】十年”等,【为此】,尼泊尔相关法律【在水】电【建设】等【领域】已取消外资最低投资限额,【最新】产业政策【中也】提【到水】电及【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在【一定】年限内免征税和【给予】【一定】补贴【的优】惠措施,借以鼓励本国及国外投资者【参与】。【随着】尼泊尔社会体系【的完】善,中尼水电合作将会面临更【多的】机遇,【开发】前景【愈加】【广阔】,为当地经济【发展】贡献【重要】【力量】。

(三)中国水电【建设】颇具成效,【形成】【良好】示范效应,助推合作进程

中【国现】阶段水电【建设】颇具成效,多项指标稳居【世界】前列。《水电现状报告2019》中【显示】2018年中国是新增水电装机最【多的】国家,新增装机为8540MW,总水电装机容量为352GW,占到全球水电装机总容【量的】27.2%,位居【世界】【第一】,中国水电装机【规模】是美【国的】3倍多,【而且】【超过】【世界】排名【第二】到【第五】的总和,【成为】名副【其实】【的水】电大国,水电【技术】【整体】跻身【世界】前列,可为中国与尼泊尔开展水电合作【提供】充【分的】【技术】【支持】,为【双方】合作【发展】保驾护航。

中国与尼泊尔水电投资合作【中也】已【取得】【良好】【效果】,【得到】尼方积极【肯定】。上马相迪A水电站是尼泊尔【境内】第【一个】由中企【建设】【开发】、运营的项目,由中尼【共同】投资【建设】,可每【年为】尼泊尔【提供】约3.17亿【度的】电量,该项目克服突出【困难】,【提前】并网发电,【成为】尼泊尔家喻户晓【的明】星电站,仅半年【时间】就【得到】泊尔国家【级机】构表扬四次。2018年4月尼泊尔总理奥利考察中国电建承建【的上】塔马克西水电站,称赞该水电站是尼泊尔的“国家荣耀项目”。中尼【双方】【的水】电合作【得到】国家和主流媒体【的积】极【肯定】,【随着】【越来】【越多】中方投资者【进入】尼泊尔,中尼合作【必将】【更加】【紧密】。

二、中国与尼泊尔水电合作面【临的】【问题】

(一)水能【开发】【方式】【单一】,市场容【量或】将【出现】季节性饱和

【由于】尼泊尔【境内】水电项目【开发】【条件】【限制】与投资【需要】,中国在尼泊尔【的水】电【开发】以径流式为主,但径流式电站不具季节调节【能力】或季节调节【能力】很低,雨季时发电【量大】而旱季随水【量减】少而骤减,市场容【量或】将【出现】阶段性饱和。尼泊尔【每年】10月至次年3月是旱季,雨量极少;4-9月是雨季,雨量丰沛,给水利发电带【来足】【量的】水利【资源】。尼泊尔电力局(NEA)于2018年8月宣布,2018/2019财政年度将向国家电网【增加】750兆瓦以【上的】电力,【目前】在该国运营【的水】电项目总装机容量约为1100兆瓦,而国内需求【大约】为1500兆瓦。以2015【年为】例,雨季可【提供】满发容【量而】旱季则【只能】【提供】约【一半】的容量,【以此】【计算】,则虽旱季仍【存在】电力【缺口】,但2019【年的】雨季尼泊尔或将可【实现】本国【的自】【给自】足。【随着】水电站【的进】【一步】【开发】,今【后的】雨季发电量将会【出现】阶段性饱和,【甚至】【过剩】而【无法】消纳。【同时】,【由于】径流式电站缺少季节调节【能力】,供电质量与【稳定】性【难以】【保证】,【也会】制约我国电站向印度输电【的战】略【实施】。

(二)政府【人员】更迭【频繁】及罢工阻工等使中尼水电合作项目【推进】受阻

尼泊尔国内党派【众多】,政治【势力】错【综复】杂,政府【人员】更迭【频繁】,自2008年【建立】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至今】已更换10任总理,政府【频繁】更迭【对于】水电投资【开发】【是一】【个不】利【因素】,易【出现】后任政府对前任政府做【出的】决议、签署【的文】件等否认和推翻的【情况】。如尼泊尔曾撤销前政府与中国葛洲坝集团签署的布达甘达基水电站协议—2017年6月,时任尼泊尔【能源】部长Janardan Sharma与中企签署【建设】水电站项【目的】谅解备忘录,同年11月尼方撤销该水电站项目,尼泊尔国副总理兼【能源】部长卡马尔·塔帕称【这一】协议被“非法而【随意】地”签署。虽【然后】随新政府上台于2018年9月【再次】归还,但尼泊尔政府更迭给中尼水电合作带【来的】负面【影响】仍是项目推【进的】潜在风险。【根据】《2019“一带【一路】”【能源】【资源】投资政治风险【评估】报告》【显示】,尼泊尔【能源】【资源】投资政治风险评分为45.63(满分100分),在64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排名55,属较高投资风险国家,【因此】水电合作【在前】期测评中需审慎对待。

除政治风险较高外,【由于】文化及观念【差异】,水电合作【也会】【受到】【一定】罢工阻工等非传统【安全】【的威】胁。如尼泊尔廓尔喀区当地居民因不满建造布达甘达基水电站项【目的】征地【问题】,对该水电站办公室【进行】打砸【攻击】;尼泊尔大选期【间当】地社会【频繁】罢工,【进行】游行示威及今年三月份尼泊尔各【地区】罢工事件等,都给项目【推进】带来【影响】。【由于】尼泊尔政局【不稳】,治安形势【比较】严峻,罢工阻工事件【仍在】尼泊尔时有發生,【成为】【阻碍】水电合作【不可】忽视【的因】素。

(三)印度【因素】掣肘,对尼泊尔与【第三】方水【资源】合作持提防心理

水【资源】争端曾一度恶化尼印【关系】,是【影响】两国【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而敏感【因素】。长期【以来】,印度【利用】尼泊尔【对其】在经济、政治、外交【上的】依赖,垄断尼水电【开发】,【并将】中方等外方拒之门外。在尼泊尔水【资源】合作与【开发】中,印度对【任何】【其他】【第三】方介入尼泊尔【的水】【资源】【开发】都【表现】出抵触【情绪】。中国在尼泊尔进【行的】水利发电项目也【受到】该【领域】政治【性的】【阻碍】,如【在前】政党【决定】取消与中国【建立】的1.2千兆瓦【的水】【力发】电厂【建设】项目,【当时】尼泊尔当政【的大】会党【是亲】印政府,【不能】否认【其中】有印度施【加压】【力的】【原因】。【在此】【之前】,我国西藏自治区藏木水电站也【引来】印度媒体非议,印媒称该工程【可能】会【影响】印【度的】供水。印度对水【资源】【的高】度紧张和对尼泊尔的【控制】【会给】中尼水电合作带【来不】【确定】性。

三、中国与尼泊尔水电投资合作【的对】策【分析】

【由于】境外投资的复杂性【远远】【高于】【境内】投资,且水电站项目【建设】项目周期长、【难度】大、资金投入【量大】,【仍面】临【许多】严峻【问题】,【但是】从【发展】【的眼】【光看】,中尼水电合作【取得】【占领】市场【的先】机。【因此】,【只要】扎实【做好】项目可行性【研究】,【全面】【评估】【各种】风险,尼泊尔市场合作【发展】仍前景【广阔】,大【有可】为。

(一)【加强】蓄水式水电站【开发】【力度】,争【取对】电量消纳【的承】诺

我国在尼水电投资项目【中除】布达甘达基水电站项目为蓄水式水电站外,【其他】均为径流式水电站,蓄水式水电站【开发】【力度】仍需【加强】。蓄水式水电站对电网【具有】【良好】调节功能,【能从】【根本】上【解决】旱季电力【缺口】、【保证】发电质【量和】【发挥】电【力调】【度的】【作用】,【保障】向印度输电【的战】略【实施】,体现项目投资中长期【结合】与【区域】性聚合的宗旨。【由于】蓄水式水电站【普遍】装机较大,选点【困难】且建【造成】本高,【因此】,中国企业【需要】【联合】尼泊尔政府【提前】谋划,【锁定】【资源】,【做好】前期【工作】,【重点】推动蓄水式水电站的【开发】。【考虑】到尼泊尔电力需求【有限】,水电【站在】与尼泊尔电力局签订PPA时要【尽量】取【得对】电量消纳【的承】诺,争取较【高的】电价。

(二)【关注】与印【度的】合作【机会】,争取中尼印三方合作,【形成】跨【区域】电力合作

印度【作为】尼泊尔的邻居,【同样】面临电力【严重】短缺的【问题】,且水电【开发】潜能【不足】,15万兆瓦的【开发】量【即使】【全部】【开发】【也只】约占全国【能源】供给的2%,【随着】高耗能行业【的发】展,印度电力短缺【问题】【将一】直【存在】。尼印两国于2014年签订的“双边【能源】贸易协定”已为尼泊尔水电外运印度【奠定】制度性【基础】,中印尼合作【开发】尼泊尔水电并送往印【度的】【开发】模式【逐渐】【成为】协调中尼【关系】和尼印【关系】的【着手】点【之一】。相较于高敏感性【的安】全【问题】,低敏感性【的水】电设施【建设】为中尼印三方合作【提供】可【行的】【平台】,尼泊尔【有资】源,中国【有资】金和【技术】,印度有市场,三边合作必能推动惠泽三【国的】水【资源】【开发】,【有利】于流域【整体】【开发】和跨【区域】电力交易,【形成】【规模】效应。【因此】,中方应适时【关注】与印度合【作的】【机会】,【同时】权衡合作原【则和】前提,以大中型【的水】电站【开发】为主,优先【选择】被纳入与印度电力贸易框架【内的】低风险项目,【选择】商誉【良好】并经济【实力】强【大的】印度公司【作为】合作伙伴【以确】保融资可行等,为中印尼三方【顺利】合作开展【奠定】坚实【基础】,【实现】多方互利共赢。

(三)【加强】【深入】市场调研,积极【应对】【各类】风险

水电站项目投资【方向】多为【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目标】【地区】【往往】政治较动荡,法律体系【不完】整,风险较大。【因此】企业应【深入】研判,理清机遇和风险,【把握】尼泊尔的政策【走向】,确保项目推【进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同时】,应当【充分】【认识】并【发挥】海外投资保险兜底【保障】的【重大】【作用】,【使用】中国政策性保【险机】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提供】的【包括】政治风险、商业风险在【内的】信用风险【保障】产品,【最大】【程度】【降低】企业【损失】;【另一】【方面】,如【发现】项【目中】【存在】重【大风】险,企业【不可】消极【应对】,把风险【直接】【转移】给中国信保,而应【充分】【发挥】企业和项目【自主】性,【保障】项目【生命】力。

(四)妥善【处理】与政府、工会的【关系】,积极承担社会【责任】

中方企业【进入】尼泊尔当【地开】展合作项目时,应与【地方】政府【加强】协调沟通,与尼泊尔政府、议【会有】关部门【建立】【友好】【关系】,【以利】于【更好】地【调查】【研究】,开展项目。【由于】尼泊尔党派【众多】,【主要】党派均【有所】属【的工】会组织,且【主要】党派【在外】资项目【执行】【过程】中【实际】【影响】较大,【因此】,应【重视】并妥善【处理】与尼泊尔各党派及其工会的【关系】,在【发生】纠纷时,及时沟通,【避免】争端,以维护企业的【正常】运营。【此外】,中国企业除严格【按照】合同履约外,还应积极【完成】企业的社会【责任】,【推进】企业“本土化”进程,造福【地方】民众。

(五)注重产【融合】作,【建设】【能源】金融体系

水电项目成本高、周期长,【因此】在尼泊尔【进行】水电【开发】【过程】中,政府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依托,深化投融资合作,加大与尼泊尔本币互换、结算【范围】和【规模】,【最大】限度减轻汇率风险。【此外】,注重产融【结合】,【发挥】金融【的风】险管理功能。鼓励中国水电站投资项目【选择】合【理的】【方案】及时【公开】上市,【实现】项目资产证券化,以【增加】投资者融资渠道和【降低】投资风险。【发挥】政策性金融【工具】的【作用】,【增长】海外投资险、中长期信用保险【规模】,为中国水电产业【进入】尼泊尔【提供】合【理的】融资便利。

[参考文献]

[1]“一带【一路】”国别商务从书编辑委员会.“一带【一路】”中国-尼泊尔商务报告[R].北京:中国商务出版社,2018(1).

[2]毕小剑,杨婷.尼泊尔电力市场前景概况[J].水利水电快报,2014,35(8):34-37.

[3]李燕峰,张雅兴.尼泊尔水电市场投资【开发】策略[J].国际工程与劳务,2017(4):50-53.

[4]尹政平,杜磊.中国与尼泊尔双边【关系】及合作展望[J].国际经济合作,2018(11):47-50.

[5]刘泽庆.尼泊尔【开发】项【目中】常见【的完】工风险[J].国际工程与劳务,2017(7):57-59.

[6]刘俊超.【应对】尼泊尔水电投资风险[J].中国投资,2018(15):86-87.

[7]北极星电力网.尼泊尔撤销前政府与中企所签水电站协议现执政党被指亲印度[EB/OL].[2017-11-15].http://news.bjx.com.cn/html/20171115/861800.shtml.

[責任编辑:史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