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也许是一件平常的事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3-27 09:01查看: 10
王征桦西屋【的那】堵墙【摇摇】欲坠,像【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驼背老人,【七年】前它【就是】【这样】了,【奇怪】【的是】它总【是不】倒,【因为】【墙体】鼓了【出来】,【所以】墙【的上】沿和屋檐拉...

王征桦

西屋【的那】堵墙【摇摇】欲坠,像【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驼背老人,【七年】前它【就是】【这样】了,【奇怪】【的是】它总【是不】倒,【因为】【墙体】鼓了【出来】,【所以】墙【的上】沿和屋檐拉【开了】约三尺宽的【距离】,冬季的雪和风【就是】从【这里】灌【进来】;雨季时,雨【也是】从【这里】飘【进来】,六七月份,是【漫长】的梅雨季,我常常【站在】墙前发呆,我【担心】【的是】这绵绵的淫雨总有【一天】【会让】它轰然倒塌一可它【就是】不倒,我【怀疑】这面墙【是在】等候【什么】,等候某【一个】【日子】,它才肯倒【下来】,村庄【里的】【事情】【就是】【这样】,【每一】【件事】【都要】选【一个】【时辰】。

墙【究竟】【是哪】【一天】倒下【来的】,【我不】【知道】,它倒下【的时】候,我恰巧在另【一个】村子里。【当我】再【回到】村里【的时】候,【看见】【了那】堵倒坍【的墙】,不【由得】【有点】【庆幸】,【庆幸】【的是】【它的】倒坍【没有】伤及【我和】【我的】家人,实【际上】,村庄【里的】【许多】【东西】【都在】等候【之中】,等候着休息,等候着迁徙,等候着【成熟】,等候着生,等候着死,牲畜【也是】【这样】,【那头】黄母牛是【七年】前【到我】【家的】,那【时候】,它健壮有【力气】,犁地耙田,【不知】【丝毫】疲倦,偶尔慢【了些】,黄母牛【就会】挨鞭子,【每个】农忙季节【下来】,黄母牛的【身上】【总是】鞭痕【累累】,但【它不】【以为】然,总【是不】肯待在牛栏里,【当我】锁上栏栓时,【它就】用头角拨开门栓,逃【了出】去。

【几年】后,黄母牛再【也不】跑了,它【已经】拉【不动】犁了,【只好】【静静】地坐在牛栏里,【我们】用棍子赶它【出去】,【它也】【一动】【不动】。黄母牛老了,【眼睛】混浊,流着泪水,它【轻轻】地吃【着我】抱给【它的】青草,【要是】【没有】青草,【它也】【不在】乎,【它就】躺在【那里】反刍着,【像是】【等待】着【什么】——它能等到【什么】呢?它【可能】【意识】【到了】,【一头】【不能】干【活的】牛,【等待】的【只是】被宰【杀的】【命运】。

燕子是村子里最【多的】鸟,【它那】【弧线】【形的】飞翔,【优美】【极了】,燕子【喜欢】在旧屋里做窠,我家【的老】屋中【就有】【好几】处燕巢一雨【中的】燕子,【在进】屋【时会】抖【动着】翅膀,【把一】【身的】【雨水】抖【落在】【我的】作业本上。还【有一】种灰鸟,【总是】【喜欢】在树林里折腾。有【时候】,【人想】靠着树干休息【一下】,它【会在】【人的】【身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把你】头【顶上】【的树】叶弄得“沙沙”【作响】,鸟把人惹生【气了】,人捡起【一块】【石头】,扔到树叶丛里,鸟【就飞】得【一个】不剩。【但不】【到一】【会儿】,鸟又回【来了】,在【人的】耳边说【起了】鸟语,鸟【是想】亲近人,但【人不】领情,嫌它烦——人【怎么】懂得鸟【在说】【什么】呢?人很累,人【想的】【只是】让【它们】清静【下来】。

【到了】秋天,鸟儿们【真的】清静【下来】了。【因为】【它们】全【都在】【静静】地等候着迁徙,鸟儿们啄着【自己】的羽毛,悠闲了【下来】,【不像】【先前】【那样】勤劳和【调皮】了,鸟在等候中蓄积着【飞行】的【能量】,【因为】【它们】【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我不】【知道】鸟要【去的】【地方】是海边【还是】【森林】,【但我】【知道】,在冬天,【那里】【一定】比【这里】温暖,鸟的旅行和人【不同】,鸟不带走故乡的【任何】【一件】【东西】,它把空巢【留下】来,等明年春天来【时再】【回来】住,人对鸟【的感】【情是】复【杂的】,鸟【吃了】害虫,也【吃了】【人的】粮食;鸟排遣了【人的】寂寞,也吵闹【了人】,【现在】鸟正等候着出发,人【望着】鸟,【心中】会【怎么】想呢?

在村庄里,等候【应该】【是一】件常事,【房子】是【这样】,牲畜是【这样】,稻【子和】油菜是【这样】,鸟是【这样】,人【也是】【这样】,【人的】等候【是无】时【不在】的,比方【说在】夏季,【在地】里干了【一天】活【的人】,【在黄】昏时,总爱把竹榻搬到晒【场上】,并【把它】当作饭桌,【大家】围在【一起】吃个晚饭,【其实】,女主【人是】最为劳累的,她【在干】完田【里的】活后,【还要】张罗晚【上的】饭菜,【整个】吃饭的【过程】是【默默】的,鸦雀【无声】,【只有】蝉声愈叫【愈烈】,【一直】把西【边天】【上的】红火球叫到山那边去,吃完晚饭后,女【主人】把竹榻抹扫干净,【一家】【人全】都坐了【上去】,蒲扇【慢慢】地把夜晚【摇了】【下来】,【点燃】上青蒿草,蒿草烟是驱蚊【的好】手。在辛辣的烟味中,【大家】【沉默】寡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我【知道】,【大家】在【等待】这【个大】热天凉爽【下来】,好钻进蚊帐,美美地睡【上一】觉。

我【总是】睡【不着】,当【第二】天鸡叫、牛哞、狗吠,村庄【苏醒】时,当【那些】【已经】美美地睡【上一】觉【的人】【醒来】时,我还睁大【着眼】【睛一】【有时】【天太】热,我【就在】竹榻上,在月光下胡乱睡【上一】晚,也【只有】露天睡时,【我才】睡【得着】,【那样】【我才】【不想】【事情】,【不想】【事情】,【所以】就睡得香甜,那【时我】十【六岁】,【我不】愿在村庄的贫穷中等候【下去】,却【又不】【得不】等候着【什么】。

村庄【是我】永【远的】家吗?村里【人在】等候【什么】,我【又在】等候【什么】呢?【我不】【知道】,我【记得】我【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正捧【着一】本书,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读】着。一【大片】槐花【掉了】【下来】,正巧【砸在】【我的】书上,花瓣【碎了】,书的封面全湿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