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说“冷笑话”的诗人

栏目:笑话段子 发表于:2020-03-27 10:02查看: 10

很【早就】听【说过】诗人李小平。等到【认识】【了他】,才【发现】他【真是】天生【一副】诗人相。【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时常【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忧郁,【不知】是【不是】【他的】诗兴又飘忽【而至】了。【他的】诗集《【没有】回【应的】呼喊》,是【适合】【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慢慢】品读的。读【他的】诗,慢【慢的】,【你就】浸进【他的】诗句中【去了】。

【在这】本诗【集中】,他【那颗】悲天悯【人的】心,【总是】【情不】自禁【就要】发【出一】声悲鸣,【一声】长嚎。“【城市】是蜘蛛/路是网/伸【向四】【面八】方/【路上】【有人】追逐功名利禄/【城市】/把人【作为】食物”,真【令人】悚然【惊心】。“人【是一】种【致命】病毒/自从感【染了】人/【地球】【从此】有病/病入膏肓【的地】球/干裂、水肿/长【满了】【城市】瘤/【地球】的病历/【难得】上帝直皱【眉头】”,写【的人】,读【的人】,也身【不由】己,【冷汗】淋淋地【跟着】皱起【眉头】了。

【他在】极【度的】迷茫和郁闷【中曾】连声【叹息】:“抑【郁的】季节/抑【郁的】季节/抑、郁、的、季、节、啊”。【就像】【一个】走【失的】【孩子】,【那种】无助的【哀伤】,让【人为】之【心疼】,真【想找】【到那】“【不为】人知【的地】方”,找【到那】“一朵雪莲花”,【让他】“为【世界】重拾【信心】”。

【哀伤】【过后】,忧郁【过后】,【他并】【没有】如【我们】【担心】【的那】样沉沦,而【是很】【快就】振作【起来】,坚强乐观:“没【有太】阳无【所谓】/【只要】月亮【还会】【发出】清辉/【没有】月亮无【所谓】/【只要】星星【还是】【晶莹】【的吸】引/【没有】星星无【所谓】/【只要】【你的】【眼睛】【向我】眨【动着】深情/【即使】你【的目】光投向他方/【世界】【漆黑】【无比】——【那也】无【所谓】/【只要】我【还会】思【念你】/心【就一】片光明”。

他【就是】【这样】,【让你】【随着】【他的】【思想】【一起】【奔跑】,【一起】呐喊,【一起】休憩,【一起】呢喃。等【到你】【终于】从诗【集中】【穿越】【回来】,【你会】【发现】,你【的眼】【里有】泪水,你【的脸】【上也】有【笑容】。

【生活】【中的】李小平,【却是】【颇有】幽默细胞的。和【人开】玩笑,他【自己】不笑,【总是】板【着脸】,一本正经的【样子】。【记得】【有一】【次一】文友很【恭敬】地呼【他为】“李老师”,他【立即】“【生气】”地反驳:“【别叫】我老师,你妈【才是】老师,你爸【才是】老师,【你们】全【家都】是老师!”【我们】【全部】一愣,【随即】便笑得翻肠搅肚。【他却】【不动】声色,【冷眼】旁观,等【大家】笑得直喊【肚子】痛了,他才【微微】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所以】,和李小平【说话】,可得【留神】点。【否则】,撞上【他的】“冷【笑话】”,【实在】伤【不起】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