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战略下的乡土文化传承论析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1-21 04:02查看: 22
曲延春宋格摘要:乡土文化【不仅】是乡村振兴战略中激发农民【主体】作【用的】【内生】动力,【而且】是乡村【和谐】社会【建设】的【精神】【支撑】和促进农村经济绿色【发展】的【驱动】要素。当前,乡土文化...

曲延春 宋格

摘要:乡土文化【不仅】是乡村振兴战略中激发农民【主体】作【用的】【内生】动力,【而且】是乡村【和谐】社会【建设】的【精神】【支撑】和促进农村经济绿色【发展】的【驱动】要素。当前,乡土文化【传承】面临【传承】主體缺失、【传承】客体式微、【传承】【环境】【受到】【冲击】和【传承】途径过度商业化等困境。在乡村振兴战略下【实现】乡土文化【传承】,应【当重】塑乡土文化【传承】【主体】、【保护】好乡土文化客体、优化【传承】【环境】、创新【传承】【方式】。

关键词:乡村振兴;乡土文化;【传承】【主体】;【传承】【环境】;【传承】【方式】

中【图分】类号:F320

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2-7408(2019)12-0110-06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乡镇政府职能转变的【内生】动力【研究】”(19BZZ080)。

作者简介:曲延春(1974-),男,山东武城人,山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法学博士,

山东省【理论】人才【百人】工程人选,山东师范大学首批东岳学者拔尖人才,

【研究】【方向】:政府管【理与】乡村治理;宋格(1995-),女,山东平阴人,山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乡村治理。

[HT10.5,11.XH]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1]乡土文化【是中】国乡村社会【在几】【千年】的历史【发展】中【形成】并反映乡村社会【生活】【面貌】【的工】艺技艺、习俗规范和【价值】【思想】【等的】统称。其【特点】为:【一是】【物质】与精【神的】【双重】性,乡土文化既【包括】传统技艺、民居服饰等【物质】形态【的文】化,又【包括】道德规范、乡规民约、【信仰】观念等【精神】形态【的文】化;二是【个性】与共性【的双】重性,鲜明【的地】域性是乡土文【化的】【显著】【特点】,【所谓】“【十里】【不同】俗,【百里】【不同】风”,【不同】地【域的】乡土文化交叉【融合】【形成】中华民族【共同】的乡土文化;三【是保】护【与创】【新的】【双重】性,乡土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源头活水,涵养着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保护】乡土文化即【保护】中华传统文化,【同时】,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还应创新乡土文化,彰显其【生命】力,以促进乡村的振兴和【发展】。

【在我】国传统农耕社会中,乡土文化占有【重要】【地位】。乡土文化【不仅】是维系乡村社会【稳定】、促进乡村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而且】是涵养农民【精神】家园和【孕育】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本】原。【正如】梁漱溟【所说】:“中国文化以乡村为本,以乡村为重,【所以】中国文【化的】根【就是】乡村。”[2]改革开放后,【伴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城镇化进程的【快速】【推进】【以及】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多重】文化【的交】汇【融合】,乡土文化面临【传承】困境。习近平指出,要“【深入】挖掘优秀传统农耕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培育挖掘乡土文化人才,弘扬主旋律和社会正气,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改善农民【精神】风貌,【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焕发乡村【文明】新气象”[3]。【因此】,【分析】乡村振兴战略下乡土文化【传承】【的困】境及其对策【具有】【重要】【意义】。

一、乡土文化【对于】乡村振兴战略的【作用】

2018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农村【是我】国传统【文明】【的发】源地,乡土文【化的】根【不能】断。”乡土文化【不仅】【能够】激发农民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主体】【作用】,【而且】【能够】促进乡村社【会和】谐和农村经济绿色【发展】。

(一)乡土文化【是激】发农民【主体】作【用的】【内生】动力

“风俗者,天【下之】【大事】,求治之道,莫【先于】正风俗。”(顾炎武《日知录·廉耻》)乡村振兴战略【的主】体【是多】元的,【包括】政府、农民、村民自治组织【以及】【其他】社会组织等,【其中】,农民居于【主体】【地位】。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过程】中,政府在【很多】【问题】【上不】能越俎代庖,替农民做【决定】,【而是】应以激发农民自【身的】乡土【意识】、乡土情怀为【重点】,【形成】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也【明确】指出,要“【充分】尊重农民意愿,切实【发挥】农民在乡村振兴【中的】【主体】【作用】,调动【亿万】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那么】【如何】【才能】激发农民【的主】体【作用】?【这就】【需要】【充分】【发挥】乡土文【化的】内化功能,发掘乡土文【化的】【价值】内涵,“乡土文化【作为】广大农民群众长期【生产】和生【活的】社会【场景】,时刻【对其】【思想】和行为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4]文化重在“化”人,润物细【无声】,【能从】【根本】上激发农民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主体】【作用】,使农民积极投【入到】乡村振兴战略中去。【可以】说,乡土文化【是激】发农民【主体】作【用的】“【内生】力”,而【正是】【这一】【内生】动力【恰恰】是促进乡村振兴【的持】久动力。【只要】农民【充分】认可优秀乡土文【化的】【价值】观,树立振兴乡村的【信心】,从【而找】到乡村【自我】【成长】的【内生】【力量】,【就能】促进乡村【建设】【形成】良性循环。

(二)乡土文化是乡村【和谐】社会【建设】的【精神】【支撑】

【实现】乡村振兴和乡村社会的【和谐】【不仅】【要靠】【大量】【物质】【资本】的投入,【而且】【要靠】【精神】【力量】的【支撑】,【尤其】【对于】以熟人社【会为】特征【的传】统乡村社会【而言】,【精神】【力量】【对于】乡村振兴更具【特殊】【意义】。现代【生活】【方式】【的变】迁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乡村熟人社会【的特】征,“差序【格局】”仍【然是】【解释】中国乡土社会【关系】运作最有【力的】【概念】。“差序【格局】”【描述】【的是】中国乡村以地缘血亲为【核心】的社会【关系】,“像石子投入水中泛【起的】【涟漪】,【形成】以‘己为中【心的】同心圆,【由深】至浅【一圈】【一圈】的推【出去】。”[5]【这种】“差序【格局】”【具有】双向伸缩性,【中心】势【力的】强弱【变化】会【影响】地缘血亲【关系】【的远】近。【如果】【每一】个村庄【是一】片湖泊,湖泊【里有】【数个】以己为中【心的】同心圆【涟漪】,而【这种】同心圆【涟漪】【并不】是孤立的,则必【然有】与【其他】【数个】同心圆【涟漪】【相互】交汇【的部】分,【形成】更大【规模】的亲族【利益】连带群体,【这种】【规模】群体【一旦】【形成】,【具有】【更强】的【稳定】性。【要将】【这种】【稳定】性【相对】延展到【整个】村庄,【必须】【找到】【数个】同心圆【涟漪】【都有】交汇【的部】分,【而这】【就是】乡土文化。【因为】乡土文化【代表】了农民群【体的】【价值】观念,【凝聚】了村民【共同】的【精神】寄托。【可以】说,乡土文【化为】乡村振兴【提供】了【重要】【精神】【支撑】。如浙江省松阳县平卿村【至今】【保留】了做福仪式活动,【这一】仪式【对于】【构建】乡村【公共】【精神】、促进社区【和谐】产【生了】【重要】【作用】,“仪式所【构建】和维系的社区【公共】性、对个【体生】【命的】教育【意义】、对社区【和谐】【以及】伦理秩序的维护等【充分】展【现出】乡土文化传统【的现】【代价】值。”[6]在城镇化进【程中】,“离土离乡”【不断】削减着农村【集体】【凝聚】力【的天】然【优势】,农民“形散”【成为】【普遍】现象,【这更】【显示】了“聚魂”的【重要】性。乡土文化【作为】农民【凝聚】【精神】和【灵魂】的“同心结”,【对于】【重新】【构建】农村“形散”下村民内在【利益】【共同】体【作用】【重大】。

(三)乡土文化是促进农村经济绿色【发展】的【驱动】要素

“中华民族向来尊重【自然】、热爱【自然】,绵延5000多【年的】中华【文明】【孕育】着【丰富】【的生】态文化”[7],【同时】,生态文化也嵌入在乡土文化【之中】。乡土文化【自古】提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孟子·梁惠王上》)【在精】耕细作、【采集】、捕捞等传统的农业【生产】模式中,农民看天劳作,遵守着【自然】【的规】律。【随着】农村经济与农业【生产】【技术】的【不断】【发展】,中国乡村社会【出现】【了现】代农业、休闲农业、乡村旅游等新【业态】、新产业。【尽管】【如此】,乡土文【化中】【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核心】理念并【没有】【改变】。【任何】农业【生产】【技术】【的进】步【既是】【为了】“金山银山”,【也是】【为了】“绿水青山”。乡土文【化中】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对【天人】【合一】的尊崇,形【成了】中华民族独特【的生】态道德,【成为】农业【生产】【技术】应用【中的】良知,推【动着】农村绿色循环【的发】展。

【同时】,【虽然】中国城镇化【快速】【推进】,城镇化水平【不断】【提高】,但乡村社会与【城市】截【然不】【同的】原生态【自然】【气息】和淳朴的民俗文化,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以乡村旅游为例,2016年,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近21亿人次,营业收入【超过】5700亿元,从业【人员】845万,带动672万户农民受益[8]。乡村旅游之【所以】【发展】【迅速】,【就在】于乡村旅游【不仅】符合绿色低碳的经济【发展】理念,【而且】符合乡村振兴战略“生态宜居”的绿色【发展】【要求】。【可以】说,乡村旅游将乡土文化外化,以现代宜居的新【方式】【传承】乡土文化,切实【增加】了村民可支配收入。【总之】,【传承】好乡土文化,【不仅】【能够】坚守传统农业的绿色【价值】观念,【还能】培育【塑造】农业的新【业态】,因而,乡土文化是促进农村经济绿色【发展】的【驱动】要素。

二、乡村振兴战略下乡土文化【传承】【的困】境

乡村文化振兴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方面】,乡土文化【传承】是乡村文化振【兴的】【重要】途经。当前,乡土文化【传承】面临【传承】【主体】缺失、客体式微、【传承】【环境】【受到】【冲击】、【传承】途【经过】度商业化等困境。

(一)【传承】【主体】——乡土文化【传承】【人的】缺失

首先,农村老一代【传承】【人的】“【无奈】”。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户籍性质【的差】别,农民【具有】【职业】和【身份】象征【的二】重性,而今户籍制度改革并【没有】【完全】【改变】城乡二元【结构】【发展】带【来的】现实鸿沟。【同时】,现代农业【技术】、【生产】【工具】的更新换代,也【冲击】着传统的农耕【方式】和农事【信仰】。老一辈农民【虽有】亲身【经历】的乡土文化体验与【记忆】,【但也】分流为两极【选择】,一【是被】迫或【主动】【离开】【土地】【进城】,“离土”使老一辈农民【直接】【失去】与乡土文化根脉的【联系】;二是【留在】乡村,【然而】【这样】的留守也【无法】【成为】培育乡土文化【传承】的【力量】。【面对】新型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和乡村社会转型,农村老一代【传承】【人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其次,农村青年一【代的】“【无心】”。【大量】【有知】识、有【能力】、懂【技术】的农村青年人【不断】流向【城市】,使乡土文化纵【然有】老【人想】传【但也】无年轻【人能】承。家庭【的传】承功能【逐渐】被弱化,代际【传承】【失去】了【稳定】性、延续性【的优】势。代际【之间】也【出现】了【明显】【的文】化隔阂,在农村青年【人的】【眼中】,祖辈【们的】【生存】之道与风俗传统【无法】和现代【生活】对接。农村青年在【城市】和农村【之间】“候鸟式”的【移动】,【使得】“子承父业”【的传】统模式【已经】【发生】了颠覆式【的变】化。【同时】,农村青年劳动【力不】断向【城市】【转移】。【这些】农村青年【虽然】户籍在农村,【但实】【际上】与村落长期疏离,【他们】【失去】【了对】【土地】的留恋与敬畏【之心】,对乡村传统文【化的】【信仰】【逐渐】减弱,“【他们】对乡土文化【的记】【忆是】【碎片】【化的】、表象【化的】,缺乏父辈对乡土文化与【生命】【相连】的【完整】的【集体】【记忆】与【生命】体验。”[9]农村青年对乡土文化【传承】的“【无心】”,【使得】乡土文化【传承】【的主】体【失去】了【中流】砥柱。

【再次】,农村儿童一【代的】“无感”。乡土教育缺失【成为】“乡土文化断【裂的】孪【生物】”[10]。【由于】乡村教育与【城市】教育【在内】容【上高】度同构,城乡教育内容趋同,【没有】【立足】乡村本【土的】文化【资源】,【造成】乡村教育中乡土文化【资源】【的缺】失,【导致】农村儿童对乡土文化缺乏【基本】【的感】知和【兴趣】。这从【根本】上【加剧】了乡土文化【传承】【的困】境。

【最后】,相关专业【人员】的“【无力】”。专业文化管理【人员】及相关社会组织【也是】乡土文化【传承】的【重要】【主体】,【但是】,【这些】主【体在】乡土文化【传承】中【发挥】的【作用】也【非常】【有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与【城市】【相比】,农村【环境】较差、工资水平低、缺乏创新激励、财【力不】足等现实【因素】,【导致】专业人才缺乏【深入】乡村【传承】乡土文化【的动】力。

(二)【传承】客体——乡土文化【本身】的式微

改革开放40【年来】,【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乡村社会【经历】了【并且】还将【继续】【经历】【巨大】【变化】。【这一】【变化】【的最】突出【表现】【就是】【众多】村庄的【消失】【以及】依附于乡村社会的乡土文化式微。【不仅】【很多】【物质】形态的乡土文化不復【存在】,【而且】【一些】乡村传统手工艺后继乏人。【即使】是春节【这一】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虽其内核未变,但【很多】人【也是】【感到】“年味”【越来】越淡,【没有】了春节的仪式感,【甚至】感【受不】到是节日,而仅【仅是】放假。究其【原因】,除【一些】传统习俗【不断】【受到】现代生【活的】【冲击】外,【地方】政府在乡土文化【传承】【中的】【作用】【未能】正确【发挥】【也是】【造成】乡土文化式【微的】【重要】【因素】。近【年来】,在农村【实际】【发展】的【过程】中,【一些】政府官员【片面】【理解】乡土文化【传承】【的目】标,乡土文化【传承】政策被行政化、格式化,“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借助】国家【力量】【推进】国家文化【意识】,忽视农民【作为】乡村文化【建设】【者的】【主体】性。”[11]【地方】政府缺乏对乡土文化【价值】内涵的【深入】【理解】和【主动】【行动】力,将乡土文化【传承】【作了】【形式】化【理解】,多【的是】【一种】【静止】的、博物馆式【的表】层【保护】,【导致】乡土文化【传承】【的成】效【大打】折扣。【这也】【最终】【导致】乡土文化【本身】【失去】了【生命】【力而】日渐式微。

(三)【传承】【环境】——后乡【土中】国社会的【冲击】

现代【生活】【方式】【的变】迁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乡村熟人社会【的特】征。当前,中国社会【已经】由“农业社会”转入“【工业】社会”【甚至】“后【工业】社会”,相应,后乡【土中】国【以及】相伴【而生】【的半】熟人社会【时代】也【随之】【到来】。后乡【土中】国和半熟人社会【描述】的【都是】历史变迁中乡村社会【正在】【经历】的【场景】,是【工业】化和城镇化协同推【动的】现代化【因素】向农村【不断】【渗透】【的结】果。一【方面】,【快速】【的城】镇化进程催【生了】后乡【土中】国社【会到】来。1949年中【国的】城镇化率【只有】1064%,2018年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至5958%。【快速】【推进】【的城】镇【化在】对乡村【进行】合并、搬迁、【改造】【过程】中,【一些】【自然】村落【逐渐】【消失】,乡土文化【传承】的【载体】也【自然】瓦解。【另一】【方面】,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也在】【改变】传统乡土熟人社会的【状态】,使乡村社会由熟人社会转变【为半】熟人社会。【作为】乡土文化【传承】【载体】的乡村【公共】【生活】【空间】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甚至】在【很多】农村【地区】乡村【公共】【生活】【空间】【消失】。在后乡【土中】国和半熟人社【会下】,农村多元【价值】观念【相互】【碰撞】,村民【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乡村人际交往的【规则】【慢慢】【脱离】了传统习俗和乡土【契约】【的影】响,乡土文化最鲜明【的地】域性特征也【开始】【逐渐】【模糊】。【总之】,新型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和【工业】化进程【的发】展使乡土文化【传承】【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传承】【环境】【的变】化【直接】撼【动了】乡土文化【传承】【的内】在逻辑和【天然】【的发】展机理。

(四)【传承】途径——乡土文化【传承】【的过】度商业化和【碎片】化

长期【以来】,以GDP为【目标】【一直】【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经济【手段】【同为】【解决】社会【问题】的【主要】抓手,受“经济理性”和“功利主义”【的影】响,乡土文化【的传】承途径【也被】过度商业化。以近些年【快速】【发展】的乡村旅游为例,【发展】乡村旅游的初心【是在】【保护】【传承】乡土文【化的】【同时】,【增加】村民收入,【发展】农村经济。【然而】【在现】实中,乡土文化【成为】商业【资本】追逐利润的【工具】。例如,有【的地】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制造】新闻效应,博取眼球,乡土文【化中】【真正】【需要】被【传承】与发扬【的道】德、礼仪、【价值】规范【反而】被弱化。【这种】将乡土文化单纯【作为】商业【资本】的【做法】,【不仅】【是对】乡土文化【的轻】薄和歪曲,也丧【失了】【传承】的初心。【保护】历史【遗迹】,歌颂名【人是】【值得】鼓励的,乡村通【过一】定【方式】【提高】【地区】【影响】力、知名度,招商引资也【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把握】【不好】经济【发展】与文化【保护】平【衡的】尺度,【出现】唯“名”是图、唯“利”是图、【虚假】和过度宣传等现象,【不仅】欺骗消费者,损害乡土文【化的】形象,【而且】会进【一步】【造成】乡土文化【的异】化。【随着】“互联网+”、大众传媒、自媒体等【信息】【技术】【的发】展,乡土文化【传承】途径【更加】便利。【但也】应【看到】,大众媒体【的传】播虽具感染力、【速度】快,“【但是】【这种】【传播】【只是】视【觉的】,【没有】【自己】的【身体】【参与】,【没有】相【关的】亲身【经历】和【记忆】,【所以】,【这种】【传播】也【可以】【说是】浅表的。” [12]【一些】媒【体对】乡土文化【的传】承【也是】【碎片】化、娱乐【性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破【坏了】乡土文化【本身】【的文】化【价值】。

三、乡村振兴战略下乡土文化【传承】【的路】径

习近平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人】民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要“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农村【问题】【不仅】仅【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问题】,【更是】文化【传承】的【问题】。【如果】中国乡土文化遭【到了】破坏,【整个】中国社会【的文】化就【可能】会断裂。”[13]【没有】文【化的】振兴,乡村振兴就【失去】了【灵魂】。乡村振兴战略【是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总纲领,【我们】应【抓住】政策机遇,把乡土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创新与【发展】融【入到】乡村振兴战略中去。

(一)重塑乡土文化【传承】【主体】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正【因为】农村是乡土文化【的土】壤,农民是乡土文化【传承】的【直接】【主体】,农村青【少年】是【未来】乡土文化【传承】的【中流】砥柱,【所以】应重塑乡土文化【传承】【主体】,【只有】重建乡土文化自觉【与自】信,乡土文化【才能】【真正】【被重】视、被守护,才【能找】到乡土文化自【我生】【长的】“造血细胞”。

首先,政府应【发挥】主导【作用】。政府应【通过】政策制定【实现】对乡土文化【传承】【的规】划引领,【特别】是应健全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和文化【基础】设施,为乡土文化【传承】【创造】【良好】【环境】,积极【发挥】主导【作用】。如浙江尚田镇【在镇】政府【的组】织下,成立了“尚田+青农创客【空间】”,【集结】【起一】批大学毕业生党员【以及】已在本地创业【的青】年党员,开展传统民俗文化旅游活动,用知识盘【活了】乡土文化【资源】[14]。【同时】,政府相关部门应【加强】农村民间艺人、民间工匠等乡土文化人【才的】【培养】,壮大乡土文化人才队伍。鼓励文艺院团、社会组织、志愿者、高校【参与】乡土文化【传承】与【保护】【工作】,【通过】激励机制调动文化【工作】者【主动】下基【层的】热【情和】【信心】。

其次,【充分】【发挥】农民【的主】体【作用】。农民【不仅】是乡土文化【的体】验【主体】,【而且】是【传承】【主体】,在【推进】乡村振兴和乡土文化【传承】的【过程】中,要【始终】【坚持】农民【的主】体【地位】,【培养】农民【的文】化【自信】,激发农民的【参与】热情,【建设】【一支】优秀的乡村文化队伍。农民应【充分】发掘、【利用】当【地的】乡土资【源和】【优势】,积极【成为】振兴乡土文化【的代】言人和实践者,营造好【传承】乡土文【化的】农村【环境】,【利用】好乡土文化同根同【源的】纽带【作用】,吸引、激励【外出】经商、创业、读书的农村有志青年,返乡【参与】到乡土文化振兴【的实】践中去。

【最后】,应将乡土文【化融】入乡村教育【之中】。【只有】从小树立起农村青少【年的】乡土文化自觉【与自】信,乡土文【化的】“根”【才能】扎得深、立得直。【为此】,要革新乡村教育模式,将乡土教育建【立在】乡土文化【兴趣】【之上】,突出本土【特色】,亲近【土地】,挖掘、【培养】和【发展】乡土文化【传承】的【未来】【力量】。【这里】提【到的】乡土教育指【的是】广义【上的】含义,也【包括】对【普通】村民道德【价值】【观的】重塑。【只有】乡土文化自觉【才能】【形成】乡土文化【自信】,【只有】乡土文化【自信】【才能】使村民切身感【受到】乡土文化【传承】的【责任】感、使命感【和光】荣感,【继而】【形成】【传承】和【保护】的【凝聚】力。

(二)【保护】好乡土文【化的】客体

乡土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源头和【重要】组成【部分】。在乡土文化【的传】承【过程】中,应【高度】【重视】乡土文【化的】【保护】,【无论】是【物质】形态的乡土文化【还是】非【物质】形态的乡土文化,【都要】【坚持】“【保护】【第一】”的原则。首先,【保护】好乡土文化地标。政府应组织专家学【者对】村落【进行】普查与规划,对乡土文化【进行】鉴定,【明确】【每一】址古建、【每一】【种工】艺和每【一处】乡村景【观的】【保护】【人与】【责任】人。其次,应【开发】有度。乡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是【为了】【守住】傳统文【化的】根脉,增进村民的福祉,【满足】村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提高】村民生【活的】品质,而【不是】运动式的炒作与跟风。古建村貌是乡土文化最鲜明【的地】理符号,【也是】乡村旅游中乡村景【观的】【载体】。【对于】此类乡土文化,应【充分】尊重村民意愿,尊重现代【生活】需求,尊重村【落的】【自然】机理,【避免】【出现】“千村一貌”“博物馆”式【保护】【和大】拆大建强迫村民上楼等现象。【最后】,政府应健全乡土文化【传承】制度。【要进】【一步】消除相关法律制【度的】灰【色地】带,严惩破坏生态、乱搭乱建、【虚假】宣传等现象。【总之】,乡土文化【传承】既要守护好田园风光、绿水青山【等大】【自然】的馈赠,【又要】【保留】耕种作物、饲养家禽等现【实的】乡土功能,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让农民在乡土文化【传承】中【提升】【获得】感、幸福感。

(三)优化乡土文化【传承】【环境】

【应该】说,城镇化【是我】国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在城镇【化的】背景下,【大量】传统农村村【落的】【消失】【也是】历史【的必】然。【同时】,【随着】【大量】传统农村村【落的】【消失】,新型农村社区【不断】【出现】。在【这样】【的背】景下,优化乡土文化【传承】【环境】的【重点】应【是保】护和创建乡村【公共】文化【生活】【空间】,“农村【公共】文化【空间】是农村居民【参与】文【化生】【活的】场所和【载体】,【不仅】【具有】地理学【上的】【空间】【意义】,还【具有】社会学【意义】【上的】【公共】【精神】和归属【意识】,在农村文化【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5]【因此】,一【方面】,【我们】要【保护】好传统的祠堂、寺庙、古【街道】、古村落、集市等传统【公共】文化【空间】;【另一】【方面】,要【建设】好农家书屋、文化【广场】、文化大院、文化站等现代【公共】文化【空间】。在【这个】【过程】中,既【要发】挥好政府主导【作用】和农民【主体】【作用】,【又要】【充分】【发挥】市场和社会【资本】的【作用】,【形成】政府、农民、市场【以及】志愿者组织等多元【主体】协【同的】【公共】文化【生活】【空间】【建设】机制。【不仅】要【重视】农村【公共】文化【生活】【空间】的“【形式】”【建设】,【而且】要【重视】“内容”【建设】。【王国】华等基于河南省汤阴县4 个文化大院村庄的农户调研【数据】,【利用】【结构】方程【模型】【进行】相关【分析】【得出】,“乡村【公共】文化【空间】【的物】理【空间】【以及】物理设施【对于】村民之【间的】互动【影响】力较弱,村民在【这个】【空间】中【没有】过【多的】【交流】;对农村村民互动【有着】【重要】【影响】【的是】在【这个】【公共】【空间】【中所】举办【的一】些文化活动、创建【的兴】趣团队、【升华】【的道】德规范等。”[16]【由此】【可见】,农村【公共】文化【空间】硬件设施的【建设】【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通过】【公共】文化【空间】【提供】【公共】文化【生活】,这【对于】乡土文化【传承】【意义】【更为】【重要】。

(四)创新乡土文化【传承】【方式】

乡土文化【的传】承【并非】“复古主义”,而【是要】使乡土文化以农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适应】现代【生活】,延续好中华文【化的】根脉,【守住】现代【人的】“乡愁”。对乡土文化【的传】承,【并不】【意味】着【复制】粘贴,也【不是】单纯复古怀旧。乡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依赖于乡土文【化的】创新,【不能】【实现】创【新的】乡土文化【最终】也将【失去】吸引【力和】【生命】力。“国外经验表明,【实现】传统文化【形式】【的现】代【打造】是文化【传承】的【重要】环节,如韩【国的】江陵端午祭,【就是】在传统文【化中】【注入】现代要素,【成功】【实现】【传承】转型。”[17]因而,应“将乡土文【化中】节俭、朴实、【和谐】、共生、互利共【存的】【价值】取向融入【时代】主流文化,将乡土文【化中】诚信、勤劳、互助、淳朴、诚信、仁爱等道德观念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乡土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双】向良性互动,推动乡土文【化的】现代化【发展】”[18]。【同时】,应【通过】文化创意、现代【信息】【技术】对乡土文【化的】内容和【载体】【进行】创新,【让有】【形的】乡土文化留得住,活态的乡土文化【传承】【下去】。【应该】【注意】【的是】,对乡土文【化的】创新【固然】【重要】,但【也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乡土文化创新【的目】【的在】于【通过】创新来【传承】乡土文化、激发乡土文【化的】活力,进【而发】挥乡土文【化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349.

[2]中国文化书院学术委员会.梁漱溟全集(第1卷)[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612-613.

[3]习近平【参加】山东【代表】团审议时指出:扎扎实实把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好[EB/OL].搜狐网.http://wwwsohucom/a/225173586_114731.

[4]霍军亮.乡土文化变迁视阈下农村【思想】政治教育【的困】境【与对】策[J].【学习】与实践,2016(9)∶107-113.

[5]费孝通.乡【土中】国[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4∶342.

[6]贺少雅.乡土文化传统对当代农村社会治【理的】【价值】探讨——以浙江省松阳县平卿村做福仪式为例[J].社会治理,2018(5)∶72-78.

[7]习近平出席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EB/OL].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xinwen/2018-05/19/content_5292116htm.

[8]2016年我国乡村旅游营业收入超5700亿元[EB/OL].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2017-04/11/c_1120788911htm.

[9]索晓霞.乡村振兴战略【下的】乡土文化【价值】再【认识】[J].贵州社会科学,2018(1)∶4-10.

[10]谢治菊.转型期我国乡土文【化的】断【裂与】乡土教【育的】复兴[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4)∶156-161.

[11]吕宾.乡村振兴视域下乡村文化重塑【的必】要性、困境与路径[J].求实,2019(2)∶97-108+112.

[12]徐赣丽.当代民俗【传承】途径【的变】迁及相关【问题】[J].民俗【研究】,2015(3)∶29-33.

[13]邹晓抒.【城市】化进【程中】乡土文化【的道】德【价值】[J].人民论坛,2017(24)∶84-85.

[14]青年回乡创业“火”了乡村[EB/OL].搜狐网.http: //wwwsohucom/a/221605850_161623.

[15]陈波.乡村【公共】文化【空间】弱化:鄉村文化振【兴的】“软肋”[J].人民论坛,2017(14)∶125-127.

[16]【王国】华,张玉露.我国乡村【公共】文化【空间】对村民人际互动【的影】响——基于河南省【部分】文化大院的【调查】[J].调研【世界】,2019(5)∶29-33.

[17]林岩.文【化生】态视阈下乡土文化【传承】与【发展】路径【研究】——以青岛休闲农业【发展】为例[J].【生产】力【研究】,2017(11)∶53-56+118.

[18]张敬燕.乡村振兴背景下优秀乡土文化【传承】【的路】径【探索】[J].中共郑州市委党校学报,2017(6)∶75-79.

【【责任】编辑:张晓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