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芭蕾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2-20 07:02查看: 31
学校【的话】剧表演即【将到】来,【今天】该轮【到我】值日,跪在镜子【面前】擦玻璃。【因为】我【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因此】每【当我】【说出】谁谁谁身【后有】【个人...

  学校【的话】剧表演即【将到】来,【今天】该轮【到我】值日,跪在镜子【面前】擦玻璃。
  【因为】我【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因此】每【当我】【说出】谁谁谁身【后有】【个人】骑【在他】【身上】【的时】候,总【会被】当成【一个】【疯子】,神经病,连【我的】【父亲】【也是】【如此】,【我的】【父亲】【是一】个科学博士,从小就【不太】【喜欢】我,【因为】我【总能】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他【认为】我【就是】【一个】不吉利【的人】。
  空【荡的】大舞台就【只有】我【一个】人,【因为】【大家】都怕我,【觉得】我【是个】【疯子】,【知道】【今天】【是我】来值日,就【没有】【人肯】【跟我】【一起】擦玻璃。
  【在我】【的面】前【有一】面镜子,它【好像】有【一股】奇【特的】【力量】,擦着擦着,我【就会】【不自】【觉的】【盯着】镜【子的】【自己】,【直到】被镜子里盯【出了】【神的】【自己】吓到,【我才】回【过神】来。
  【突然】【一股】阴冷从【背后】袭来,我【看到】玻璃里正慢【慢的】伸【出一】只【血肉】【模糊】【的手】,我【赶紧】【回过】【头看】,后面【还是】镜子,正【当我】惊魂未定
  “嘿”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我【下意】【识的】【叫了】【出来】
  “吓【死了】,【原来】是沈老师。”我喘着气小【声的】嘟哝【了一】声【后便】站【起来】,想问问他找【我有】【什么】事。
  “【没有】,【这么】大个舞台,【就你】【一个】【人打】扫,【看你】也辛【苦了】,请【你喝】瓶水。”他笑着伸【手就】递给【了我】一瓶饮料,我望向他【笑了】笑,在【这个】学校里,人【人都】【排斥】我,不【愿意】【和我】【接触】,就【只有】沈老师【愿意】【和我】聊天,【他是】个20【几岁】的年轻教师,【他对】【我的】【这个】【特殊】【能力】【仿佛】【很有】【兴趣】,【但是】我总【感觉】他【对我】,【有另】【外一】层【意思】。
  【我发】【了下】呆,接过【他手】【上的】水,向他【点了】【点头】轻【声说】了句【谢谢】。
  【接下】【来的】【几天】,我【连续】被【上次】那面镜子给纠缠着,在梦里,总有【一个】穿着芭蕾舞服【的女】【孩子】【在大】舞台上表演【着天】鹅湖,但跳着跳着脚【突然】断【掉了】,【鲜血】直流,舞台【瞬间】【黑暗】了【下来】,【只在】她倒地【的地】方【亮着】,照耀着她。
  她坐【起来】,【眼睛】流着血,【一边】哭【一边】说,为【什么】不【让我】当主角,为【什么】不【让我】当主角!她【突然】尖叫【起来】,尖叫【起来】【的声】音把【我给】吓【醒了】
  【这个】【真实】又【恐怖】的【梦一】直纠缠【着我】,【直到】舞台剧表演前【一天】。
  我【被安】排到舞台后面【收拾】化妆间,【我正】【收拾】着凌【乱不】堪【的化】妆台,【突然】【听到】咱们学校的团长和里珍【在说】些【什么】
  “【谢谢】团长【可以】【给我】【这次】【机会】,【这次】芭蕾舞我【一定】好【好的】【表现】。”话语中【带着】无【尽的】谄媚
  “【我一】直都【觉得】,【这场】芭蕾舞【的主】角【非你】莫属,【不过】,【要是】【上了】百老汇【的大】舞台,【一定】要【记得】【感谢】我哦。。”
  我【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以前】听说芭蕾舞团里跳得【最好】【的一】直都【是一】个叫菊【子的】女【孩子】,我【虽然】没【见过】她,【但是】听说【她是】唯【一个】被百老汇认可【的能】【登上】舞台【的女】孩,【可是】前些【日子】【好像】【因为】【压力】跳楼自【杀了】。难【道是】【因为】【这个】叫里珍【的女】学生?
  我愣【了一】愣,团长【从我】【身边】【径直】【走过】,【显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却是】里珍,倚在门边【看着】我
  “你听【到了】【什么】?”
  “菊【子的】【死是】【不是】【因为】你?【因为】你靠【关系】让她付【出了】【十几】【年的】【努力】【白费】了。”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没【想到】她【美丽】的【外表】下,有【这么】【一颗】恶毒【的心】
  “【你在】胡说【什么】?【是她】【自己】想【不开】,【一个】穷人【家的】卖菜女【也能】当上芭蕾舞主角登【上百】老汇的舞台,【你不】觉【得很】可笑么。”她边说边【到一】面镜子【面前】,拿起眉笔瞄着【自己】【的眉】毛,轻蔑的【说着】
  “卖菜也总【比你】卖身好。”我【说完】就【准备】出【去了】,可正【当我】【打开】门想从舞台上下【去的】到【时候】,门【被锁】了,【怎么】扭也扭【不开】,【我有】【种不】详的【预感】,里珍【奇怪】的【望这】边看【了一】眼,【显然】不【以为】然,【可是】【突然】【一下】子,化妆【间里】停电了。
 【唯一】亮【着的】【只有】镜子【上的】灯,我望【了过】去,【我看】【到一】个和她【一样】穿着芭蕾舞服【的女】【孩子】正朝她走【过去】,它【没有】脚,它【伸出】【长长】【的手】,它【想要】掐死她
  我【在一】旁惊恐【的看】向她们,里珍【看到】【我的】【表情】,【虽然】紧张【的朝】四处望了望,却【什么】【也没】【看到】,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干】嘛呀,停电【而已】,【又发】病了么?”里珍【继续】【拿着】粉扑往脸上铺着粉,【一边】化【一边】朝镜子【里的】【自己】笑到
  我【看到】菊子伏在【她的】肩膀【旁边】,也咧着嘴笑着
  “【现在】【的你】,【觉得】【你是】主角了么?”【就在】菊子开【口的】【那一】【瞬间】,里珍尖【叫了】【起来】,她惊【恐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菊子,她想动,却动【不了】
  菊子用【双手】拿起修眉刀,看似【轻轻】【的在】里珍脸上修着眉,我【却看】见【鲜血】直流,【鲜血】【顺着】里珍【的眉】骨【上流】了【下来】,她仍【然不】停【的用】刀子在她【的脸】【上来】回划着
  我【似乎】也【动弹】【不得】,我开【不了】门,也喊【不出】声,但【就在】【这时】,菊子挖【出了】里珍的【双眼】
  “啊!”里珍【痛苦】而歇【斯底】【里的】叫着,边叫边朝我【这边】跑来,不【知道】她【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一把】把我推开,【我的】头撞【在了】旁【边的】化妆台上,头【被撞】【破了】,流着血。
  我【看着】里珍拉住【门的】【把手】,她【想逃】,她【想逃】,我【看着】她【不停】【的拍】门,大喊,我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就在】我【清楚】的【听到】天鹅湖【的开】场音乐时,门【一下】子【开了】,里珍【整个】人被门弹【到了】化妆【间的】镜子上,【地上】【支离】【破碎】的镜子【碎片】,【一片】【一片】嵌进她【雪白】【的肉】里。【鲜血】直流,【她的】嘴巴张着,【已经】【死了】。
  【只见】菊子【优雅】的【走着】芭蕾舞步,从门里【走了】【出去】,【伴随】着【优雅】【的天】鹅湖【的音】乐,【跳起】了【属于】她【一个】【人的】芭蕾舞。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后【面的】【事情】我【一点】也记【不清】了,我醒【来的】【时候】第【一个】人【看到】【的是】沈老师。
  我【痛苦】的支着头想【起来】,沈老师扶【着我】
  “里珍呢,菊子呢?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想】【起来】【了之】【前的】【事情】就抓着沈老师【的衣】【服着】急【的问】着
  “菊子,菊子【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啊】,你【怎么】【想起】她了?【倒是】里珍,【当时】在化妆间,你【还能】记起【发生】【什么】事么?明明里珍上台表演【得很】【完美】,【可是】舞蹈一【结束】就【被人】【发现】【死在】化妆【间里】,【你也】头破血流的昏【迷在】化妆【间里】。”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菊【子的】仇【已经】报了,她【只是】想【完成】【自己】多【年来】【的心】愿,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上百】老汇的舞台当上梦寐以求【的女】主角。她【多年】不懈的【努力】,【终究】被里珍毁了,她陷害菊子偷了【她的】芭蕾舞鞋,团长取消了【她的】芭蕾舞表演资格,多【年的】期盼【竟是】【这样】破【灭了】。
  里珍的【所作】【所为】【只能】【说是】咎【由自】取,做【任何】事,还【是不】要害【人的】好,害到【最后】,害得只【能是】【自己】。
  事后,里珍【死的】【一个】星期,警方也【发现】团长【突然】【心脏】病发作,死【在了】家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