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善”成就人生安宁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2-22 10:01查看: 30
张培胜冯小刚导演【的影】片主打“善良”牌,从《唐山【大地】震》到《一九四二》,再【到前】段【时间】火【红的】《芳华》,【贯穿】这幾部【电影】的【灵魂】【都是】【两个】字“善良”。【这个】让中华文化【千...

张培胜

冯小刚导演【的影】片主打“善良”牌,从《唐山【大地】震》到《一九四二》,再【到前】段【时间】火【红的】《芳华》,【贯穿】这幾部【电影】的【灵魂】【都是】【两个】字“善良”。【这个】让中华文化【千年】不朽的词,仍【然是】中华文化【大放】异彩的【支撑】,【也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血脉【相连】【的基】石。

《芳华》影片里【的一】句画外音【相信】打【动了】【很多】人:【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才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我想】说【的是】,【无论】社会【怎么】【变化】,【无论】【人们】追求的梦想【多么】奢华,善良【一直】【就是】人性【中最】为强【大的】基因,【守住】“善”,【便能】【成就】【人生】安宁。

【那个】年代,公正得【不到】伸张,【公平】得【不到】认同,【众多】【的人】性被【扭曲】——嘲弄人,低贱人,【甚至】不把【别人】当【人看】,【是非】混淆,但【大部】分人【内心】【深处】,保存“善良”【的种】子。宁愿【自己】【委屈】,宁可【自己】被【卑微】,【甚至】被【人看】【不起】,【依然】把“善良”【二字】写进【人生】芳华,写在【沧桑】【的时】光里。【这些】闪【光的】【灵魂】,【再次】印证那句“人【之初】,【性本】善”。

刘峰【是个】好人,公认的“活雷锋”,对【什么】【人都】好,【哪怕】因出身【不好】,【被人】歧视的何小萍【依然】好。他【没有】随大流,另【眼相】看何小萍。【尤其】【是他】【隐瞒】何小萍【的家】庭出身,【帮助】她参军入伍,他【身上】到处【闪烁】【着与】【人为】善的【光芒】。这【完全】颠覆了【现在】一【部分】人【心中】流【行的】“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等恶念。【同样】,身处困【境的】何小萍【同样】怀着“善良”,在刘峰被下放时,众【人又】是“人走茶凉”【之感】,没【人说】句【感谢】【的话】,而【只有】何小萍,【这个】【一向】【沉默】寡言【的人】,【这个】【处在】文工团底层【的人】,在【众人】【面前】【大声】地喊:“明【天你】走【的时】候,我送你!”【这让】刘峰很【是感】动。

看似刘【峰的】善【没有】【回报】,但【我们】想【错了】。若干【年后】,刘峰以残疾【之身】在海口蹬三轮为书店送书,却因违反【了有】关规定,被没【收了】三轮车。他【卑微】【的想】以【一条】烟【打通】关节,要回赖以生【存的】饭碗,【却被】联防队员暴揍一顿。【这一】幕,刚【好被】战友郝淑雯【看到】,她出【人意】料地用【一句】粗话痛斥【打人】者,责问【他们】“敢【打残】废军人!敢打【战斗】【英雄】!”把善良推【到一】个极致,也【成了】该片最【大的】亮点。刘峰【生活】落魄到【需要】人【照顾】,何小萍和【他走】【到一】起,【互相】取暖。影【片的】【最后】说,【他们】【从未】结婚,却待人温和,【彼此】相偎【了一】生。至此,【彼此】的善良得【到了】【放大】,【在人】性【深处】得【到了】彰显。

谁【都有】【为难】【的时】候,谁【都有】尴尬【的时】候,谁【都有】求人【的时】候……给【人一】份温暖,【留下】一份温馨。【我们】【说话】【不能】说【得太】绝情,【我们】做事得【给人】留【点后】路。【让人】【三分】,不吃亏,【说话】低三度,不失【身份】。懂得换位【思考】,懂得原谅【他人】。——“善良”【二字】便【在心】底扎了根,心安情顺,【人生】便【有了】【方向】,【生活】也【不会】【觉得】孤单。【当然】,【有人】说“善”不【一定】【有回】报,恶有恶报在【很多】【时候】【只能】看作【一种】心愿,【并不】是铁定【事情】。【但是】,【这也】【无法】【阻挡】好【人的】【步履】,【阻止】善举【的施】行。【因为】好人【成为】好人,【因为】【他是】好人。【同样】,善行【遭遇】恶报,【不是】好【人的】错误。

【个人】高扬“善”,宽厚做人,踏实做事,不【一定】做【出惊】【人的】成绩,但足【可以】温暖【内心】,【成就】【人生】安宁。对【整个】社会【也是】【如此】,【比如】,眼【下的】“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正在】【稳步】【推进】,【需要】【正是】每【个人】的“善”——为【他人】【着想】,守一份卫生【规则】,守一份【文明】公约,说【文明】话做【文明】事,善言善语蔚然【成风】,“创文”【工作】【也会】事半功倍。同守【一片】蓝天,【共享】【一片】安康,【生活】质量高,善良【在人】【人心】间【流淌】,【文明】之风便开出花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