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2-22 11:02查看: 451
余显斌在丰城,梅小芳【有一】外号,叫剑圣。梅小芳是旦角,【本不】叫梅小芳,叫【什么】,人【们已】【忘记】,只记【得他】初出道时登台亮相,启朱唇,展烟眉,唱道:“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

余显斌

在丰城,梅小芳【有一】外号,叫剑圣。

梅小芳是旦角,【本不】叫梅小芳,叫【什么】,人【们已】【忘记】,只记【得他】初出道时登台亮相,启朱唇,展烟眉,唱道:“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那【声音】,珠圆玉润,【每一】【个字】落地,不沾【一点】灰尘。

有到北平听过梅兰芳唱《霸王别姬》的,【一声】【喟叹】:“【了不】得,【赶上】梅兰芳了。”【从此】,梅小芳叫遍丰城,传遍西安、武汉。

演虞姬有段舞剑戏,梅小芳舞剑【是一】绝,【只见】【剑光】,【不见】【人影】。

舞到紧要处,【一声】凄惨长叫:“【大王】保重,妾【身先】行【一步】了。”【这句】,《霸王别姬》唱词【没有】,是梅小芳【自己】【加上】【去的】,【尤其】【一个】“了”字,【余音】【袅袅】,凄楚哀婉。【随之】,【剑光】收为【一点】白芒,人已倒地。

有观众说,梅小芳舞剑,【可比】唐代公孙大娘的。

另【一人】问:“你【见过】公孙大娘?”

【对方】【摇头】。

问【的人】道:“【所以】说,【这是】独一【无二】的。”

【于是】,【一面】“剑圣”牌子挂【在了】梅小芳门前。

丰城上连西安,下接武汉,水陆交通,车船往来,被【称为】小南京。【无论】北【上的】,【还是】南【下的】,【到此】【都要】住【几天】,【不为】【别的】,为【的是】【看看】梅小芳的《霸王别姬》,【然后】咂巴着嘴,【意味】【无穷】地【离开】。

梅小芳演出【的地】点,【就在】双戏楼。

双戏楼【是一】个【场地】,【两个】舞台,【一座】【在东】,【一座】在西。梅小芳单日【在东】,双日在西。

那【天一】早,梅小芳【起来】,刚喝【了一】口茶,就【听到】戏楼上【传来】【隐约】的丝胡声。不【一会】儿,【弟子】阿福气喘吁吁跑来,【在他】耳边【嘀咕】【一句】。

“他?【不是】回【去了】吗?”

阿福摇【摇头】。

梅小芳【慢慢】站【起来】,【带着】【几个】【弟子】,【到了】双戏楼。东边戏楼上,【正在】演出《霸王别姬》,虞姬凤冠霞帔,凌波微步,赢得【一片】掌声。

【然后】,是霸王悲歌泣下。

再【然后】,虞姬舞剑,【一团】【剑光】【罩着】【身子】,【只见】【白光】缭绕,【不见】虞姬【人影】。再【一次】,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梅小芳【知道】,【这是】赵川。

【他的】【弟子】中,【只有】赵川学了【他的】真传。

赵川自远方来,慕名拜师。赵川聪灵,深通京剧三昧,很得梅小芳喜爱,【因此】,梅小芳倾囊相授,【包括】剑术。前天,赵川拜别师父,说要回家。【谁能】料到,他【并没】回去,却和另【外一】个戏班【一起】,【在这】儿演出《霸王别姬》。

【今天】,按例梅小芳应【在东】戏楼演出。赵川【知道】,却偏【也在】東戏楼演出——【显然】【是打】擂。

梅小芳【转身】【离开】。

戏散后,他让阿福请来赵川。一杯茶后,他挥退【他人】,【问道】:“赵川,你【如此】【做法】【究竟】是【什么】【目的】?”

赵川【一笑】【告诉】他,【自己】不姓赵,姓张,叫张川,【是张】子菊【的儿】子。

梅小芳“哦”【了一】声,【许久】道:“你爹【的死】【与我】无关。”

张川【点头】:“【他是】病【死的】。”

“【那你】为啥【这样】?”

“你【打败】【了他】,【我要】替他捞【回来】。”

梅小芳【告诉】张川,【自己】【是不】得已的。【当年】,张子菊带【人来】此,不【但在】西戏楼演《霸王别姬》,还挑明【要和】【自己】比赛舞剑。他【年老】体弱,舞剑【中不】【小心】,【脚步】一滑摔倒,【实在】【难怪】【别人】。

张川扔【一句】话:“我得【让我】爹瞑目。”

梅小芳【无奈】,微笑【摇头】。

丰城人【得知】梅小芳师徒打擂,都来赶热

闹。梅小芳说:“【当年】张子菊败【在舞】剑,【今天】,【继续】比赛舞剑吧。”【于是】,【两个】戏台,【两个】虞姬两把剑,都洒【开一】片【白光】。【然后】,梅小芳【脚步】一滑,摔倒【在地】,剑飞【了出】去。

“剑圣”的牌【子被】张川摘【走了】。

阿福不服:“【师傅】,你为啥故意【让他】?”

梅小芳【一笑】:“他【也是】孝道啊。”

此【后不】久,日本【人就】【到了】丰城。

日【军队】长名小村三郎,【说中】国话,唱京剧,每【个字】都圆润老到。他唱许仙,唱张生,也唱花脸,【一声】吼,有张飞长坂坡倒喝【的气】势。

小村【每次】【带着】部队进山搞“三光”,【回来】必演戏,以示庆贺,【地方】【就在】双戏楼。那次,他【带着】【一身】【血迹】,【再次】得意而归,写下请帖,在西戏楼演唱《霸王别姬》。小村饰霸王,张川饰虞姬。演出【结束】,小村大呼:“和张先生合作,真【是太】愉【快了】。”

张川【知道】,丰城人【对他】【如此】极为不满。【可是】,【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他【想想】,跷着拇指道:“梅先【生的】虞姬,【更是】【这个】。”

小村【连连】【点头】,下午,就请梅小芳和【自己】登台再演《霸王别姬》。

锣鼓【响起】,二胡咿呀。

小村扮霸王,醉卧在军中帐。梅小芳扮虞姬,【不着】彩服,【一身】缟素。戏到精彩处,虞姬舞剑,瑞雪飘飘,【白光】飞飞。【突然】,梅小芳【脚步】一滑,摔倒【在地】,【长剑】脱手而飞,化【一道】【白光】,直射小村,【只听】“啵”【一声】,由前胸直透【后背】。

台下鬼子炸了窝,枪声如豆,梅小芳【胸前】中弹,微笑着【缓缓】倒下。

张川【望着】【眼前】【一切】,眼【睛一】片【模糊】。当晚,【他将】梅小芳葬在郊外,【拿出】“剑圣”牌子,【插在】坟【头上】,【做了】墓碑。

张川【不见】了。

【以后】,抗日队伍中【出现】【一个】【战士】,【每次】白刃【战中】,【长剑】如雪,【杀得】日军【纷纷】倒地。有【认识】【的人】说,那【就是】张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