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记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3-31 12:01查看: 21
LoriMaiewski首先是医生切除她【的脑】肿瘤,接【下来】【就看】玛丽娅-曼努诺斯【的了】,她【改变】【了对】待【工作】、家庭、【一切】的【态度】与【做法】。这【不是】【回归】,是【重生】。...

Lori Maiewski

首先是医生切除她【的脑】肿瘤,接【下来】【就看】玛丽娅-曼努诺斯【的了】,她【改变】【了对】待【工作】、家庭、【一切】的【态度】与【做法】。这【不是】【回归】,是【重生】。

在采访拍摄【的那】天,【距离】玛丽娅·曼努诺斯(Maria Menounos)做完手术【刚刚】【四个】月。她切【除了】【与高】尔夫球【一样】【大小】【的脑】肿瘤,【仍在】【对抗】术后【反应】。【按照】摄影师【的要】求,【站在】马利布悬崖上【俯瞰】太平洋时,【这位】39岁【的电】视【与广】播节目主持人【突然】【感觉】【一阵】晕眩,【是高】空病【还是】【更可】【怕的】【情况】?【巨大】的担忧浮【上心】头。她【连忙】找【了个】【安静】【的地】方,闭上【眼睛】。

几小时后,玛丽娅称:“【通常】【我会】咬紧牙关,【坚持】【下去】,【但是】【现在】我【需要】休息。”【只见】她挽起【头发】,【轻轻】地按摩右耳后【面的】【头皮】,这【正是】手【术的】切口,用她【的话】说,像“【一条】长【长的】猫抓印”。“不【舒服】【的时】候,【我就】【摸摸】伤疤,【提醒】【自己】慢【一点】。”对日程表排得【满满】当【当的】【工作】狂,【自称】“【超级】【成功】者”的玛丽娅【而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知道】,【在此】【之前】,她【的人】生【只有】两种【速度】:快和百快。

【夕阳】西下,【这个】在马萨诸塞州美德福德市【土生】土长【的女】人甩掉赤褐【色的】露跟鞋,【开始】回顾【过去】【纷乱】【的两】年。2016年3月,【她的】男友、51岁的编剧兼【制作】人凯文·乌德加罗(Keven Undergaro)在《霍華德·斯特恩秀》上向她求婚。交往近18【年的】【两人】偶尔会谈婚论嫁。“【可是】我俩太忙了。”【这场】突如其【来的】订婚“为【一切】【注入】活力,【仿佛】回【到了】【最初】恋爱的【感觉】,【我们】【被这】枚【甜蜜】的爱情炸弹击【中了】!”

殊【不知】,【命运】在她【的生】【命中】又【接连】投【下了】两枚重磅炸弹,【只是】【这次】变【成了】苦涩的滋味。凯文求婚【五个】月后,玛丽娅的【母亲】丽塔萨(Litsa)被诊断患上【了第】四期脑肿瘤。八【个月】【后的】2017年4月,核磁共振成像【显示】,玛丽娅也【成了】脑肿瘤的受害者。【尽管】是良【性的】,【依然】【需要】接受【大型】脑手术。

不幸【中的】万幸,丽塔萨的病情趋于【稳定】。【至于】玛丽娅,则开【启了】令【人心】力交瘁的、【漫长】的康复期。卧床数周,才找回下【地的】【力气】,【却也】只【能从】家【走到】最【近的】星巴克,【短短】【一个】街区的【距离】。【然而】,【这段】被迫休【息的】【时间】却令玛丽娅产【生了】意【外的】、【改变】一【生的】顿悟。她【终于】能停【下来】,【坚定】地展望【后半】生【自己】的【模样】。

【最终】,她【的眼】前【浮现】出【两个】字——【改变】。

在玛丽娅【眼中】,“这【一切】是恩赐,【是有】【原因】的。我是沟【通者】。”换【句话】说,她【利用】【自己】的公众【身份】,向女性同胞【传递】【信息】:【不仅】要关爱【生命】【中的】【其他】人,【也要】关爱【自己】。

在【接下】【来的】100【分钟】内,她多次湿【了眼】眶,【尤其】是【想到】【以前】【那个】马【不停】蹄的【自己】,【永远】将娱乐记者【与创】业【者的】【身份】摆在首位,家人、朋友、【甚至】【自己】的健康统统【往后】站。在【以下】她口述的【重生】【经历】中,【我们】【见证】了【复原】【力的】【强大】。“患病前,我【是大】写的A型【人格】。”

事事争【第一】。每【个人】【的生】日都储【存在】【大脑】里,当天必定送上鲜花。【心里】装着【所有】人,唯独【没有】【自己】。不懂善待【自己】,爱护【自己】【为何】物。忙得像陀螺,日【常的】【状态】是‘【该死】!五点有预约,七点【要开】会,【然后】是喂狗。【天啊】,【快快】起床,做【这个】,做【那个】……【不知】【从何】时起,我【变成】【了一】台【机器】。

妈妈拿【到确】诊书后,有【一天】,【我对】她说:‘等会【再说】,现【在不】【方便】。我得……后【来我】【意识】到,我居【然让】身患【第四】期脑肿瘤的妈妈【等等】?!【于是】,我【命令】【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陪她。【说到】【做到】。四点【以后】,公事一律免谈。【我在】电话里【开心】地【告诉】她:‘妈妈,我【这就】回家,【我们】【一起】看《星随舞动》、【一起】吃饭、【一起】【哈哈】【大笑】。母女【时光】【那么】温馨,冷【冰冰】【的机】器被【融化】【成了】活【生生】【的人】。【谁知】,【命运】总爱和你作对。上帝想:‘【我要】扔【一块】更【大的】【石头】,阻断她【的快】乐。”

“以【前的】我【常说】:‘医生?我哪有【时间】看医生。”

【在八】、九【年的】【时间】里,【我的】字典里【没有】家庭医生。你【知道】我推迟了【多少】次核磁共振检查吗?【至少】三次!【就在】妈妈被确诊的【几个】月后,我【察觉】【出了】【相似】的症状:视力【模糊】、【轻微】晕眩、头痛,【说话】【困难】。【虽然】妈【妈的】肿瘤【在发】展,我【心里】的台词【却是】:【管他】呢,【我可】没【时间】【应付】【自己】的【问题】。【我们】【关心】【所有】人,却【单单】忽【视了】【自己】。当亲友、同事【面对】疾病的纠缠时,【你会】说:‘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当【你的】健康状况亮起红灯时,【你的】态【度却】变【成了】:‘【我可】没工夫搭理你,病魔!【直到】症状【相当】【严重】,【我才】【不得】【不打】起【精神】,与它作战。

【看着】手【中的】肿瘤诊断书,我【没有】流泪。医生说,肿瘤很【可能】是良性,【但是】要【确定】【的话】,【需要】【进行】脑手术。【我的】神经外科医生Keith Black博士提【出了】【两个】【可能】【的日】期。我说:‘6月8【号是】我【的生】日,【不如】【就把】这天当作【我的】【重生】之日吧!

我【记得】【唯一】流泪【的那】次,是把生病【的消】息【告诉】【别人】【的时】候。此前,我【尝试】了试管受精,【因此】听【说我】有【消息】要宣布,【父母】和朋友的【第一】【反应】是:‘你怀孕了!我【只能】【回应】:‘这【不是】好【消息】。最难【的莫】【过于】【告诉】亲密【的身】边人,【比如】范·迪塞尔(Vin Diesel)、托尼·罗宾逊(TonyRobbins)、威尔莫·瓦【德拉】马(Wilmer Valderrama)。【他们】【激动】【地说】着,我【对他】【们是】【多么】【重要】——通【常人】【们在】【你的】葬礼上说【的话】,我【却在】【活着】【的时】候听【到了】。威尔莫说:‘玛丽娅,你【充满】母性,【照顾】【我们】,不求【回报】。我【有些】【不敢】【相信】:‘【你说】【的是】我吗?我【甚至】【没有】【意识】到,【因为】我【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眼里】【只有】【完美】。”

“【直到】手术三天后,【我才】【告诉】妈r妈。

【我不】想让她【担心】。【任何】【大型】脑手术,失【败的】风险都【是在】所难【免的】。【而我】【还要】【面对】另【一种】风险。镜头【就是】【我的】饭碗。【因为】肿瘤的【位置】,我【的整】张脸【可能】会瘫痪;【导致】斗鸡眼,【不能】【向上】看、【向下】看、【以及】环视。

手术【前的】周末,【我给】凯文和【父母】写了信,嘱托最【好的】朋友:‘【在我】进手术室后交给【他们】。在给【父亲】【的信】中,我写道:‘【如果】能【醒来】,【我会】换个活法,你【或许】【不能】再夸耀,瞧瞧我女儿【有多】【厉害】!我【无法】再证明【什么】。【我只】想【好好】【生活】。【如果】这【意味】着在非洲做手镯,【那也】【是我】想做【的事】。【希望】翻【开人】生【下一】篇章的我【依然】【是你】【的骄】傲。

谢天谢地,手术【非常】【顺利】。医生切【除了】99.9【%的】肿瘤。布兰克(Black)医生【证实】肿瘤为良性。【虽然】该【类型】的肿瘤有【时候】会复发,【但是】在【我的】【情况】中,卷土重【来的】【可能】性【至多】【只有】6%至7%。

【六天】后,【我出】院回家,【各种】问候与【关心】如潮水【般将】我【包围】,【有多】【年来】【与我】并肩【战斗】【的同】事,【也有】接受【过我】采访的【各界】人士。接【下来】【是无】所事【事的】卧床休息,我【有大】把的【时间】【思考】。【比如】,【我为】【什么】每天【工作】20小时?【为了】赢【得更】【大的】【成功】,【拥有】更【多的】金钱?生【命的】【意义】【何在】?【真正】【重要】的【又是】【什么】?【为了】压根【不在】乎的【某些】老板拼尽【全力】,搭上健康,【值得】吗?

想【当初】,做完取卵手术后(2016年),我【几乎】【立刻】拔掉输液管,【一头】【扎进】【工作】,被医生严厉警告。她说从医25年,【这样】的【拼命】三娘【只见】【过我】和另【外一】个【女人】,那女【人是】消防员。我却【果断】地【答道】:‘【不行】!我【要让】老板【知道】,我【在意】【我的】【工作】!我【要让】年轻【的主】持人瞧瞧,【什么】叫硬抗。收视率正【处于】上升期,可【万万】【不能】丢掉【大好】形势!

【如今】,人【生的】【道路】我【已经】走【了将】近【一半】,我【不禁】问【自己】:回首往事时,你【是否】【真的】【活过】?【是否】享【受过】【生活】?【是否】时时刻刻,手机不离手?”

“手术几周后,我从《E!NEws》辞职。”

康复【需要】【时间】,新【世界】的【大门】朝我打【开了】。生平第【一次】,我【迫不】【及待】地放开【手脚】,【不再】事務缠身,渴望【看看】【世界】。【当然】,目【前还】【有些】【工作】(【制作】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的节目《与MariaMenounos对话》;与凯文【联合】创办在线娱乐频道AfterBuzz TV;与PureBarre健身【工作】室与Rally Health健康【计划】合作),但【都是】低【强度】的。广播节目在家【就能】【搞定】!

【工作】【可以】扔掉,朋友【一定】要【紧紧】抓牢。上【个月】,【我和】最【好的】朋友坐【在我】家客厅【的地】板上玩牌。手术后第【一次】【打开】啤酒的我【突然】就红【了眼】眶。【想想】看,我【在这】所【房子】里【住了】15年,却【没有】和女性朋友消遣、喝酒过,【一次】也【没有】。【好在】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朋友打来电话:‘【一起】吃饭吧。我说:‘【好的】呀!【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问道】:‘等【一下】,【你是】谁?

凯文一【直是】【我的】灯塔。不离病床半步地守【着我】。我开【启了】催婚模式,大喊:‘【我想】结婚!我【想要】【孩子】!【他却】说:‘我手头正忙。【下一】秒,我争强好【胜的】一【面又】【冒出】【来了】:‘你休【想来】【一场】意【外的】婚礼!我【不要】【惊喜】,【我要】【自己】挑婚纱!【他说】:‘我【一定】会【告诉】【你的】。【我想】他【真的】不【愿意】【给我】【压力】。

【假如】我说,脑肿瘤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你信吗?它【让我】摆【脱了】追求【完美】【的焦】虑。【你我】【岂能】【控制】【一切】,【那就】【留给】上帝吧,【只需】【告诉】【自己】:‘这【就是】【人生】。”

电话瘦身

【为了】【活在】【当下】,玛丽娅还将【智能】手机换【成了】【只有】通话功【能的】卡片手机——【至少】【是外】出【的时】候。手机与名片【一样】大,【可以】储存十组号码,【不用】【担心】【错过】【父母】、合【伙人】、老板的【重要】来电。玛丽娅表示:“【没有】短信,【没有】电邮,【什么】都【没有】。”告别【纷乱】【的网】络,“更专注【眼前】。”——例如,当她和朋友吃饭时,不【希望】【被打】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