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肉好吃但故事都去见鬼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3-31 12:01查看: 25
我倾向于【认为】,驴肉【的美】名【是它】【自己】实打实闯出【来的】。【我对】美食【是有】考据癖的。【时间】长【了以】后,【一个】粗【暴的】论断在【脑海】里冉冉【升起】:【关于】名菜【的由】来(【至少】...

我倾向于【认为】,驴肉【的美】名【是它】【自己】实打实闯出【来的】。

【我对】美食【是有】考据癖的。

【时间】长【了以】后,【一个】粗【暴的】论断在【脑海】里冉冉【升起】:【关于】名菜【的由】来(【至少】【多半】)【都是】瞎扯骗人。

在【这个】【拷贝】【复制】百度百科【的时】代,【很想】对【那些】散播名菜谣言【的人】说:我读书多,你【不要】【骗我】。

名菜典故总【离不】开【几个】套路:

【第一】,【皇帝】吃过。乾隆【是个】男吃货,慈禧【是个】女吃货,连【没了】帝【制的】共和国,都【留下】【一道】脍炙人【口的】毛爷爷红烧肉。

【第二】,名【人吃】过(【要么】【就是】【他发】【明的】)。左宗棠,苏东坡之流,【不好】好当官写诗,都去做菜。

【第三】,神仙吃过,【其中】又以张果老【吃得】最凶。

【第四】,【皇帝】【或者】名人【或者】神仙有【一天】要吃饭,【总归】【正好】厨房【就是】屁也【没有】,【总归】【有个】不【着四】六的厨师用剩饭剩菜【给他】乱做【了一】道,【总归】恰好他又吃【得很】爽。名垂【千古】。

【真是】【听得】人恶向胆边横!

【最近】迷上驴肉,总想【知道】“【天上】龙肉,【地上】驴肉”【的说】法【到底】【怎么】【来的】。这下热闹了,【当然】,神仙界张果老又【吃了】驴肉了,【只是】不【知道】吃【的是】【不是】他倒骑【的那】头。还【当然】,【还有】【一个】【皇帝】打仗受困,杀马【吃了】【脱了】难,【然后】【流传】【开去】。马肉糙,后来蒙古【人打】仗【要用】马,就【换成】吃驴了。又当【然是】另【外一】个【皇帝】【跑到】【河间】【地区】去【吃了】驴肉火烧,龙颜大悦。【只是】【河间】人民很【挠头】——【怎么】翻【地方】志,都【没有】皇【帝出】巡【的记】录。难【不成】史官吃驴肉火烧配烧酒吃傻了,没记【那么】【大的】【事情】?

【关于】这【句话】【里面】的“龙”,【普遍】【的说】【法是】东北林子里【有种】【东西】叫“飞龙”,这【说法】全【然不】顾【一个】【事实】——在吃驴肉兴盛【的中】【原地】区,【根本】就【没有】飞龙【这个】【东西】。【又有】说古籍中记【载的】龙说【的其】【实是】蛇和鳄鱼,【所以】【皇帝】【吃了】蛇肉和鳄鱼肉【之后】,龙颜再【三大】悦。【要去】论证御膳房不【可能】斗胆让【皇帝】吃蛇肉和鳄鱼肉,这专栏就写【不下】了,【只好】【直接】写结论:扯淡。

我倾向于【认为】,驴肉【的美】名【是它】【自己】实打实闯出【来的】。论肉质鲜嫩,香气,低脂肪,肉皮【的细】腻柔滑,驴肉【的确】比猪牛羊更【胜一】筹。【无论】【是白】切、红烧、凉拌、手撕,驴肉【都能】【让人】【吃得】心满意足,且不油腻。

脑子【可能】被【故事】绕傻,味觉却【是一】【种天】性。好【吃的】【东西】,口口相传,【于是】就【人人】皆【知了】。

另【外一】种【可能】,在中华【文明】起【源的】中【原地】区,小毛驴多,【所以】吃驴肉的【机会】也多,才有谈论【它的】【可能】性。倘若中华【文明】起【源于】不【怎么】有毛驴的南粤,这话【也许】会改成“【天上】龙肉,地下走地鸡”。

【比较】普【及的】食物和食材,【只要】【不难】吃,【都会】被口口相传。北方【还有】“好【吃不】过饺子”【的说】法,【倒是】连龙肉【都不】【放在】眼【里了】,可广东【人听】【了这】话,不翻白眼【就算】修养【非常】好【的了】。

【至于】说驴肉为【什么】情愿屈居龙肉【之下】,【根本】就【只是】【因为】在撵【着小】毛驴干活【儿的】老百姓【想象】力里,龙【大概】【就是】普天【之下】最【好的】【东西】啦——最【了不】起【的人】【是真】【龙天】子,最【了不】【起的】肉,【当然】也【就是】龙肉。找参照物嘛,总得往【无法】论证的【方向】【去找】,譬【如说】:蔻蔻梁比七【仙女】还漂亮。

去年【还有】个新闻,说驴奶粉【如何】最【接近】人奶,要4000块钱一斤。【当然】现代化学【已经】证明【了它】【的荒】谬。可【即便】不懂化学如我,也【知道】这【事情】若【是成】立,那奶妈中介所【应该】【遍地】开花了。【接近】人奶【都要】4000块钱一斤,人奶【本身】还了得!

唉。说【到底】,美食【不是】用耳朵【吃的】,【说出】花儿来,【还是】舌头【说了】算。查【了半】天【让人】心塞的典故【资料】【之后】【唯一】【看到】【的好】消【息是】,广州深圳【竟然】【都有】专【门的】新鲜驴肉馆,【这个】,才【是一】个美食【工作】【者最】爱【看到】【的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