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受穷,不接受丑,不接受蠢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3-31 14:01查看: 19
杨小果静极思变。小【的时】候不爱读书,【别的】小朋友也【说不】爱读书。【于是】【放心】了,【真的】不读,【一点】【也不】读,【如果】读了,怕对【不起】【自己】【说过】【的话】,怕【别的】小朋友【说我】...

杨小果

静极思变。

小【的时】候不爱读书,【别的】小朋友也【说不】爱读书。【于是】【放心】了,【真的】不读,【一点】【也不】读,【如果】读了,怕对【不起】【自己】【说过】【的话】,怕【别的】小朋友【说我】虚伪。很【显然】,后来【象牙】塔社会狠【狠地】教育【了我】:【其实】就我【一个】【人不】读。

【那些】【说不】读【啊不】读啊【不想】读啊【的小】朋友,最过【分的】读成学霸,再【不要】【脸的】读成浪子【回头】,成绩高【一天】低【一天】的,但凡事【从此】都【掌握】了分寸。后【来我】【总结】,【这些】小朋友长【大了】【会比】学霸更像【这个】社会【的中】坚。【最后】,最守诚【信的】【我就】读成中国股市,【一天】跌停,【天天】谷底。

【然而】我又【从未】觉【自己】【是个】学渣,【这种】【自信】也够【不要】脸。【我和】好小朋友【做着】闺蜜,和坏小朋友【做着】发小。高三【那种】死水成泥【的时】候,午休【睡不】醒,总【有好】小朋友【将一】杯热茶【轻轻】【放在】我桌上;睡【醒了】,自有坏小朋友【给我】讲江湖【上的】八卦。浑浑噩噩又自【以为】【清醒】,也【算是】【人生】自【有自】【的快】活。后【来我】【又想】【明白】了,我【是好】小朋友死水【里的】微澜,是坏小朋友江湖里【的清】流。【你看】,【任何】【时候】,【我对】【自己】评价【都很】【高的】。

后【来就】长【大了】。

【想一】想,【不对】啊,又【不是】不聪明,我是青天白日的聪慧啊。

要干就干点【自己】【喜欢】【的事】。

【好在】【在谷】底混【的时】候,读【过一】些书,【想了】【很多】事,早慧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厌恶【什么】。【所以】我又【变得】像【个天】才,像发酵【的小】面团上刷【了一】层清【亮的】蛋清,随便【一个】【温度】【就是】又香又软又【好吃】。【启动】【总是】做得【很好】做得【很好】和做得【很好】模式,有【一个】【必要】【条件】,【只在】一【件事】上【做好】。【其他】,干我P事。

再后【来我】又【发现】,好【也是】【个死】结。

好【是底】气【也是】【累赘】。好到【放弃】【还是】【离开】,【都有】负罪【感一】对人对事兼有。【我就】跟告【别的】小朋友【一个】【一个】地抱别。后来嫌【麻烦】又矫情,抱都懒得抱了,【彻底】【放弃】仪式感【让人】【轻松】。【每次】【他们】【欲言】又【止万】般【为难】,【却不】【知道】我百炼成钢,【早就】释然。让告别【变得】轻飘【简单】,不值一提,睡【一觉】醒【来他】【们就】会【明白】,【虽然】经【此一】别,早【算是】相忘于江湖——既要相忘,又【何必】夸张。

【身后】,【这个】【世界】日渐沸腾。

这沸腾跟【我的】从事切肤相关,【而我】却和【我的】【工作】【以及】沸腾日渐旁观。【人生】无忧,【日子】符合清高【的指】标,【于是】我【一个】人滑【在谷】底。我回【到了】小朋友时段——【人生】常常【不过】阶段性【复制】。

我既【有很】多【困惑】,【早就】【说过】,【那是】【智慧】【不够】,【但又】聪明到【有足】【够的】乐趣。【我就】【在此】【间与】彼间【躺着】【度日】,不【建设】【也就】【没有】【摧毁】。【身边】仍【然有】各色好小朋友和坏小朋友,我【观察】,【眼睛】和【心性】【是我】【的死】水微澜。

【因为】不【需要】去沸腾,就【有了】【空间】【慢慢】想【我要】【想的】【事情】。我日渐静滞,【一天】,一月,【一年】。【然后】【很多】年。

【然后】【在最】近,【就是】很【近的】【这个】【最近】,我由【由来】已久【的无】【话可】说【变得】【慢慢】地想【说话】。开车,发呆,买衣服,游荡。日出日【落的】,【慢慢】有【念头】从脑子里涌【出来】,拼成词组,短句,段落。我从谷底坐【起来】,【想干】点【什么】了。

【说了】嘛,青天白日的聪慧。我【又想】做点【什么】【喜欢】的【事情】了。

是站【起来】走,【还是】躺下【来看】天,用【什么】【样的】【姿态】,做【什么】【样的】【事情】,看【上去】有情有义【或者】薄情寡义,【都是】【心里】的【一个】欢喜。谁【会在】厌恶【的时】候谈【什么】【情和】义——【对于】【没有】【生存】【压力】【的人】,玉碎要美过瓦全。别【跟我】提【什么】审时度势,提【什么】生【活的】苦大仇深,【那是】你【自己】【的事】。

厌倦【了某】【一种】【生活】,【又想】【开始】某【一种】【生活】。【这个】节点,它迷迷糊【糊了】【很多】【很多】年,【然后】【推向】我,像【要具】体——但谁【说得】准,【也许】明天又荡【远了】。

我【唯一】能【确定】的尺度是【喜欢】,【唯一】【的分】寸【是不】接受穷,不接受丑,不接受蠢,不接受阴暗晦涩暧昧。

从【自己】的山谷里站【起来】,拍拍土,【开始】溜达。

静【极了】思变,从【这个】角度,我【是个】慢性子,还【有点】蠢。

其【他的】,【我想】【留给】【以后】【回头】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