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的炎天,有你很好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11-12 15:21查看: 12
丁立夏被陈嘉尔放鸽子,已不是第一次了。清风冷月的陌头,她握着两张影戏票走得很慢很慢,到影戏院时影戏已收场良久了,她在靠边的坐位坐下,望着不知所云的影戏,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笑。只一句“我...

  丁立夏被陈嘉尔放鸽子,已不是第一次了。
  
  清风冷月的陌头,她握着两张影戏票走得很慢很慢,到影戏院时影戏已收场良久了,她在靠边的坐位坐下,望着不知所云的影戏,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笑。只一句“我没空去了”,就放她鸽子,连一句诠释都没有,还真是他陈嘉尔的风格。尽管如此,每一次他约她,她照样不由得赴约。朋侪不理解她,为何还要如许自暴自弃?她笑而不语,不过是由于喜好,低微却不能自拔。
  
  熟悉陈嘉尔那年,他们刚进高中,他照样个青涩少年。瘦削的肩,清澈的眼睛,留着老掉牙的中分发型,却牵动了她的心。
  
  当时她也幼年,是学校里最不起眼的女生,一颗芳心暗许,头破血流也要挤到他身旁。她最先猛补从小学就不合格的数学,由于她晓得陈嘉尔的数学年级第一;她最先猛攻英语,是由于陈嘉尔的英语烂到怒不可遏;她最先减肥,实在她并不胖,只是由于据说陈嘉尔喜好瘦削的女生。
  
  半年的默默勤奋换来的是,她跟陈嘉尔终究成为数学的竞争对手,班主任让她指点陈嘉尔英语,她1。63米的身高,瘦到80斤,而陈嘉尔终究对她刮目相看。
  
  她至今都记得陈嘉尔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你就是丁立夏吧?”她的心飞上云端,怯怯地回覆:“嗯,是我。”
  
  他本日才熟悉她。却不知,他却早早地住进了她内心。
  
  他走过来揽着她的肩,痞痞地说:“今后我就希望你了。”
  
  丁立夏一切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肩上,隔着夏衫觉得到他手指的温度。
  
  那年炎天,由于她的指点,陈嘉尔的英语结果第一次合格,他请她吃了半个月的冰棍儿。她的生日没通知他,他却送了她一本想要了良久的英語辞书。
  
  “你怎样晓得是我生日啊?”
  
  “叫立夏的人99。9%都是立夏诞生的。”他吐气扬眉地说。
  
  丁立夏扑哧笑作声来,默默收下礼品,自始至终也没通知他,她偏偏是那0。1%。就那样,任由陈嘉尔给她过了三年的假生日。
  
  高二初冬,整座都市都被大雾覆盖。丁立夏坐公交车去学校,没想到途中出了车祸,公交车撞了行人,她和一车搭客不能不下车。由于早岑岭大雾加上车祸致使拥堵,她一辆车也打不到,只得徒步去学校。到了学校,陈嘉尔居然没在,问同桌说他早自习好好的倏忽跑了出去。
  
  到第二节课,陈嘉尔才满头大汗地跑回课堂,眼光落在她身上,大大地松了口吻,肩膀也耷拉下来,走到她身旁细致打量了一番,问道:“你没事吧?”
  
  丁立夏的心一顿,想必他是晓得车祸的事了,连连摇头。
  
  “你怎样晓得?”她问他。他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不过想一想,都市那末小,公交车出车祸,想必很快就传遍了。第三节课他由于早自习逃课,被先生点名,丁立夏问他做什么去了,他胡乱地应付说是给近邻班花买早饭去了。哦,丁立夏的心马上凉如寒夜。
  
  高考前的模拟考试,陈嘉尔的英语已进了全班前十。丁立夏伪装不经意地问他想考什么大学,他咬着笔头,说:“上海外国语大学,你呢?”
  
  “不通知你。”丁立夏一笑。
  
  惋惜,终究陈嘉尔照样放她鸽子,填完自愿以后她才晓得他考去了北京外国语大学,而她填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她想质问他为何暂时改变了自愿,但据说近邻班花也去北外以后,遽然就邃晓了。最初,丁立夏想读的是北外,但为了他,她挑选了跟他一样的学校,他却跟他人跑路了。
  
  陈嘉尔打电话来问她为何没报北外的时刻,她生气地挂掉了电话。从那天最先,她就没有再接过陈嘉尔的电话,但在大学开学前,他约她用饭,她照样去了。
  
  两人坐在小餐馆里,闷头用饭。吃完出来,他们站在街边,陈嘉尔遽然像夙昔那样搭上她的肩。“去了大学可别这么忠实,好好学习,好好……爱情。”他说。
  
  丁立夏内心一阵发酸,但照样点点头:“你也是。”
  
  两人再无言,走到公交站,相互告别。走出不远,背地传来他的声响,她转过甚看他,却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只闻声她的名字从他口中说出来,其他的都被吹散在风里。以后,陈嘉尔便朝她招招手,很快消逝在夜色里。
  
  第二天,她去了上海,他去了北京。她想忘了他,因而减少了跟他的联络,惟有每一年立夏,她会收到他的生日祝愿短信。她一向都没有通知他,实在她的生日是在立冬,由于家人说立冬像男孩的名字,所以取了“立夏”。
  
  大学毕业后,丁立夏留在了上海,陈嘉尔倏忽跑来上海求照顾。“为何来上海?”她问他。
  
  “在北京混不下去了。”他笑得贱兮兮的。
  
  奇怪的是,多年未见,竟也没有涓滴疏离。陈嘉尔依旧搭上她的肩,她满身一颤,他八婆地问她大学谈了几场爱情,如今是不是只身……在这一刻她才晓得,她认为早已忘了的人,实在还在她内心赖着。一周后,丁立夏帮他找到了屋子。作为报答,陈嘉尔说请她看一个月影戏,但没想到第一天就犯了老毛病。
  
  从影戏院出来已很晚了,丁立夏沿着长街慢走,满怀失踪。
  
  丁立夏在凌晨前才回到公寓,刚踏进楼道就闻声有人叫她的名字,声控灯回声亮起,只见陈嘉尔站在楼梯上,右手捧着一大束庸俗的红玫瑰,左手举着腕表倒计时:“六、五、四、三、二、一!丁立夏,生日快乐。”
  
  这时候,窗外半夜12点的钟声敲响,丁立夏邃晓了,他不是放她鸽子,而是去给她预备生日礼品了。然则,陈嘉尔给的却不止生日祝愿这么简朴,鄙人一秒,他遽然说:“丁立夏,我喜好你。”
  
  丁立夏体态一顿,这一切来得太快,让她措手不及,只见陈嘉尔一边走下来一边密意告白。
  
  他说,他不晓得从什么时刻最先喜好她,也许是她教英语发音的时刻,也许是她坐的那班公交车失事的时刻,横竖他就是喜好她了。
  
  去帮近邻班花买早饭是他瞎掰的托言,他听她同桌说她想考北外,便暂时改了高考自愿。他还说,一毕业他就跑来上海,不是在北京混不下去,只是由于北京没有她。
  
  丁立夏怔怔地抬头望着他,她一脸冤枉地问:“那为何放了我那末屡次鸽子?”
  
  陈嘉尔只说,每一次都有缘由的。登山那次实际上是生病了不想让她忧郁,至于泅水那次是由于他基础不会泅水又不想在她眼前丢面子,只好说谎说去不了。
  
  声控灯遽然灭了,终究陈嘉尔鼓起勇气,紧紧地拥住了她。黑私下,丁立夏在他怀里遽然泣如雨下,她整张脸埋在玫瑰花里,她第一次觉察本来玫瑰这么好闻。
  
  就像那年16岁的陈嘉尔,从她身旁走过期,她嗅到的香。

标签:
相关阅读